精彩小说尽在阿正文学网!

小说首页分类书库 手机阅读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首页 > 玄幻 > 《春秋大领主》在线阅读 > 第862章:即将到来的尾声

第862章:即将到来的尾声

荣誉与忠诚
    吕阳刚才就想好了,答道:“南下必与郑军交战,或将楚军北上,仅臣之处不可少于三‘军’之数;齐、鲁亦有异动,大汉或需动用二‘军’。”
    是的呢,汉军南下必定会于郑军发生交战,而现在郑国对楚国很有用,楚国才不会坐视郑国被汉国重创。
    同样的,楚国想要有所动作必然会联系山东诸多,乃至于争取宋国。
    所以了,吕阳这一次率军南下,汉国不止会有一个南线战场,东线爆发战争是一定的事情。
    对现在的汉国来说,双线乃至于多线作战会有压力,但只要不演变成旷日持久的大战,压力方面其实也就那样。
    吕武看着吕阳一小会笑了,说道:“我便予你三‘军’。此次随行三千骑兵亦仍在你麾下。”
    汉国的军制还没有改,三个“军”就是十一万两千五百士兵和搭配的相关战车,骑兵的数量是少了一些,但这一次主要是兼并范国,对郑国的战争也会是层层推进,先期骑兵的数量少一些不成问题。
    东线才是汉国需要用到骑兵最多的战场,一旦齐国、鲁国或其他什么国家组成联军主动挑起战争,汉军肯定要争取在最短的时间内击败联军,需要用到的高机动骑兵数量当然要多一些。
    决议拿了出来,吕阳却不是第一时间率军南下。
    汉国还需要跟范国那边取得最大程度的沟通,再来就是凭借范国面临的不利局面,最大程度地压缩范氏的待遇。
    什么仍然掌控“新郑”和周边三十多座城邑,还要给范氏律法制定权之类,范氏这是在想屁吃呢。
    在吕武的底线里,范氏可以拿回祖地,像是“新郑”也可以依然作为范氏的封地,其余地方再挑挑拣拣三五座城邑给他们分家用,其余就不用多想了。
    让范氏分家是一种必然,吕武不会允许汉国有第二个那么强大的家族存在。
    汉国的解氏情况比较特殊,他们也是汉氏子姓立起来的牌坊,像是崔氏、孙氏、等等一些本来的大家族,没有足够的功劳垫底,该有的待遇会有,想要更多的待遇一样是在想屁吃。
    作为被武力兼并的荀氏,中行寅的出逃让荀氏以及各小宗没有了宗主。
    成了胜利的吕武肯定不允许荀氏继续强大下去,对荀氏进行了最大程度的拆分。
    原本偌大的荀氏被一分为八个家族,他们私下是不是还会团结一致,短时间内应该是不敢展露出来,时间一久能不能保持团结是相当没谱的事情。
    吕武这么对待荀氏并没引起不好的看法,他又被逮着荀氏的男丁就是杀,将荀氏的男丁杀了个干干净净,留下适当的城邑,再进行拆分其实很符合姬周时期的宗法格调。
    当然了,吕武对作为汉臣的贵族也不是蛮横地夺走他们的一切,乃至于他们立下功劳没有进行赏赐。
    一个国家的赏罚分明要是不存在,再强大的国家也会成为权贵的猎场,再慢慢将国家搞得乌烟瘴气,活估计是活不长了。
    吕武无法做到真正的中央集权,压缩贵族的权利则是一直都在进行,没有过去求成采取酷烈手段是为了温水煮青蛙。
    他这一代人估计是无法让春秋的贵族待遇全部取消,打下一个足够良好的基础,哪怕是他死后会有反复,只要后继之君手中掌握着绝对强大的力量,到时做到一次性扑灭老旧贵族阶层应该是不难的。
    两个月后,大批纳赋的人集中到“长安”郊外,他们来到“长安”之后才进行编制整顿,又花了半个月的时间才在吕武的送别下开拔向南。
    相隔一个月之后,宋彬同样在吕武的送别下率军向东。
    那么就是说,同一年的时间之内,汉国在南线和东线就动用了五个“军”和四万骑兵的兵力,出征的战兵数量达到二十二万以上,相关的民伕不会少于三十万。
    一下子动员了五十万人以上,汉国内部是什么样的看法?硬要有个看法的话,除了欢呼雀跃没有其它形容。
    吞并荀国之后,汉国的总人口约是达到七百三十万。汉氏子姓在这些人口中有一定的人心基础,再加上军功爵的诱惑,暂时达不到那种闻战则喜的程度,怯战则是根本就不存在。
    想要让汉人闻战则喜,不光要有军功爵的诱惑,还要有太多因为获立军功从而改变了自己人生命运的例子,使得社会各层面知道原来依靠努力就能改变命运,慢慢形成一会集体意志,产生了打从心底泛出来对战争的渴望。
    任何社会形态的改变都是有其演变过程,消息传播速度慢的时代,怎么可能一道政令下去,立刻就举国沸腾了呢?
    另外,光是有行政命令虚得很,总要让人看到身边的例子,相信做到了什么可以得到相应回报。这个叫耳听为虚眼见为实。
    “我家延续晋国国策,唯战而强,越战越战,亦可战可罢战。”吕武在给吕政解释什么叫军果主义。
    说白了晋国的军果主义跟近现代那些不一样,不是为了扩张而扩张,走上扩张道路的那一天起就无法刹车,一刹车就会弄得自己车毁人亡,又或是没有了征战的目标会导致内部崩溃。
    诸夏这边的军果主义其实就是尚武之风,人人不怕战争,需要的时候能够踏上战场。
    其实吧,诸夏进入到战国阶段已经让集体主义出现,君臣对国家的管理就是建立在集体主义觉醒的前提之下,要不然中枢要执行什么国策,底下的人不配合,怎么可能有高效的行政效率?
    而战国动辄出兵数十万,还不能演示出什么叫高效吗?往后的好多封建王朝,他们的行政效率,以及表现出来的管理素质,好像是连战国某诸侯国的十分之一都达不到。
    吕政看上去有些不专心?他在想着自己那位父亲的遭遇,刚回“长安”不到两个月又出征了。
    仅是从那一点来看,吕政觉得自己的祖父好像没拿父亲当储君看待,好像是当成了一名将军在使用,越想越觉得怪怪的。
    要说吕武不信任吕阳又不太像。哪位君王不信任自己的储君,还愿意交予那么多兵马的呢?
    “政儿?”吕武发现了吕政的精神恍惚。
    吕政赶紧从思考中退出来,就实说出自己所想,然后万分不解地问道:“祖父为何如此?”
    为什么?吕武其实也没有太复杂的心思,他就是要给吕阳创造环境,像是吕阳有能力驱赶走楼烦就算建立了自己的威望,今次南下吕阳能兼并范国也能得到政治声望,可以再击败郑军或楚军同样能得到军队的爱戴。
    看着这是逐渐年迈的君王老父亲在给储君铺路,谁又能想到吕武是想看一看吕阳会不会玩“赵氏版本的沙丘之变”或“李氏版本的宣武门之变”。
    并不是吕武绝对自信,也不是他心理变态了。
    如果吕阳在吕武创造的条件下一再提升威望以及获得军队爱戴,后面没有发生什么不忍言的事情,代表着吕阳接手了统治汉国的权柄,汉国可能不会变的太好,但也不至于弄了个二代而亡的下场。
    要是吕阳有点要对自己老父亲下手的迹象?吕武会好好跟自己这个儿子玩一玩,父亲生了就是儿子退场,儿子胜了老爹只会高。
    到时候啊?吕武会非常理智,绝对不会给国家留下任何隐患,先一步处置并安置好其余的子嗣,不给他们卷入的机会,包括子嗣以及大臣卷入进来都是要有人间蒸发的心理准备。
    吕武胜了吕阳就是病逝,吕阳胜了则是换成吕武病逝,参与的人一切都别想活,留下的是胜利者的绝对伟光正,什么夺位之争是不压根就不存在的。
    这是有父亲以及君王双重身份的吕武所能够做到的一切了。
    “上将军年迈了。”吕武说的是宋彬,笑眯眯地问吕政,道:“你未有统兵出征,今次可愿往东担任监军?”
    宋彬绝对能称得上高寿,换作是现代老早就该退休了,然而现在是有了什么权力抓在手里到临死前一刻的时代。
    年迈的宋彬其实已经不适合担任上将军,只是他虽然没有什么辉煌的功劳,资历就是摆在那里,即便是吕武都不好随意更换。
    “孙儿愿意。”吕政本能地感觉到有什么不对劲,对于能外出参与大战则是非常心动,一时间压下了内心的疑问,看上去很是热切。
    “此战若无意外,你便只听只看,勿要干涉将校,可明白?”吕武问道。
    吕政的热切感降低了一些,口中应:“诺。”
    其实吧,东进的汉军名义上是宋彬担任统帅,然而宋彬就是当个招牌。
    当然,吕武让吕政去了只听只看别干涉,东征汉军实际做主人也不会是吕政。
    实际上,东征大军怎么打是由偏将霍擅拿主意。
    不出现意外,霍擅也会是下一任的汉国上将军人选。
    霍氏啊?吕武刚崛起没有多久,第一个投靠过来的中小家族,阴氏的第一批骑兵还是在吃掉霍氏之后才组建起来,后来慢慢接收其余家族以及异族牧人一再壮大。
    吕武当然不会干出那种将军队长期交予一人,给搞出某支军队变成某人私兵的事情。
    一直以来霍擅也是相当恪守本分,很是值得吕武的信赖。
    吕武从怀里掏出一块铜牌,一抛被吕政给接住,说道:“若必要,你可出示此牌,有何令大军皆会听从。”
    君王,怎么可能没有一些小牌牌,其中一块还是各大臣以及大将都认得出来。持令牌的人下达什么命令,他们都需要无条件听从。
    吕武笑着继续说道:“祖父再予你五百缇骑。”
    那个“缇骑”是什么玩意?他们是吕武麾下最为忠诚之人组成的一个特务机构,也是吕武用来统治汉国的工具,专门干脏活累活不提,必要时还能作为救命稻草。
    缇骑的人数不多,明面上仅有两千余,暗地里不光汉国到处都有,连带各个列国都有布置人手。
    这个机构吕武除非是只剩下一口气了,要不然没可能交出去。
    吕政心脏跳动的速度非常快,他知道缇骑,更知道缇骑是干些什么事情的,又有多么重要的意义。
    这么说吧,吕阳也仅仅是知道缇骑的存在,对于缇骑担负什么任务属于一知半解。从缇骑建立以来,吕阳受到缇骑的保护仅仅是在被流放的那几年,其余时候别说是获得缇骑的指挥权,问都不能过问。
    “这……”吕政知道不能问,还是问道:“祖父,可是将发生何事?”
    是东征很危险吗?竟然会有五百缇骑被调动到吕政的指挥之下。
    还是说,国内可能会发生什么,吕武不得不派五百缇骑护卫吕阳呢?
    吕武摇头说道:“不知。”
    这是真的不知道。
    汉国这一次对南线和东线动用的军队不少,国内抽出了五十万的人力,其中的三分之二在吕阳的指挥之下。
    南征不光要兼并范国,还会对上风头正盛的郑军,以及修生养息了六七年之久的楚国。
    东征吧?齐国和鲁国没有主动挑衅,汉国还是会主动出击,免得南线大战到了关键时刻被捣乱,汉军也不会允许战火在自己的家园燃烧。
    国家进入国战时刻,即便是平时再风平浪静都能搞出一些幺蛾子,别提吕武还对吕阳带有某种莫名的期待,一些准备肯定是必不能少的。
    “你辞行己母、兄弟不必再来见我……”吕武用一种溺爱的表情看着吕政,还站起来走过去摸着吕政的后脑勺,轻声说道:“祖父亦不送行。”
    吕政跟吕武相处的时间远远多于吕阳,感情方面自是不必说的。
    “孙儿此去,祖父保重。”吕政低声说道。
    在一切准备就绪后,吕政带上五百缇骑出城,出征后他特意扭头往后面看去,没看到城楼上有自己想看到的身影,心里其实有些小失落。
    而在未央宫的吕武又投入到著书之中,得到吕政已经出城向东的消息,停下来静静坐了一刻钟之久,随后才继续动笔。
    “儿子和孙子都不要让我失望啊……”

设置 手机 书页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