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阿正文学网!

小说首页分类书库 手机阅读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首页 > 玄幻 > 《锦衣》在线阅读 > 第六百九十三章:一网打尽

第六百九十三章:一网打尽

上山打老虎额
    李自成此时万念俱灰。
    “官军杀至这里来,却突然止步不前,只命人来招降,这才让人可畏。”
    说着,他扫视四周:“俺来问问你们,你们也曾四处征战,战场之上,眼看便可取中军的时候,谁有本事,能喝止部众?”
    此言一出,许多人心里生出了寒意。
    方才大家没有想到这一处,可如今,听了李自成提醒,却骤然明白了。
    是的,不要说这个节骨眼了,就算是平日里,也未必能让大家令行禁止。
    而尤其是在这个时候,下头的人都杀红了眼,眼看着对方即将大溃,紧接着便是大加杀戮,甚至是大加劫掠的时候,谁要是这个时候喝止,这杀红了眼的人,只怕连你的脑袋也能砍下来。
    任何一场战争,胜利就意味着首级邀功,也意味着纵兵抢夺战利品的时候。
    而这天底下,他们这些带过兵马的人,还真没见过,世上竟有这样可以直接克制部众欲望的兵马。
    这就非常厉害了。
    这就好像一个人,能带着人将脑袋别到裤腰带上,历经千辛万苦,带着大家寻宝藏,最终宝藏寻到了,他却突然说,大家都不能继续进宝库,这样的人,多半是会被人打死的。
    可现在……李自成却看到他们来招降了。
    要知道,招降对于官军而言,只算是主帅的功劳,而首级却是士兵们的功劳。
    李自成又怆然道:“不只如此,对方竟还肯放过我等,可任我们放下武器,立即离开,俺思来想去,他们不会骗人,可之所以肯放我们走,又是为何?正是因为……他前些日子可击溃张兄弟的人马,今日也依旧可令我们灰飞烟灭。”
    “即便俺们走了,到了明日、后日,即便我们能逃回武昌,他们也可弹手将我们覆灭。这官军数日不见,竟是有这样的能耐,一日千里,如今竟到了我等望尘莫及的地步,天下能蓄养如此精兵之人,我们还拿什么和他们斗?非我李自成不是好汉,往日便算遇到十倍之敌,俺也绝不含糊,可今日……哎……俺的气数尽了,诸兄弟……乞一条活命的机会吧。”
    说罢,他再不含糊了,匆忙拜下。
    其他人见他如此,不禁潸然,有一种说不出的悲壮,却也只好纷纷拜下。
    那骑兵便回去复命,过不多时,这大营里便纷纷传出讯息:“降了,降了……”
    原本乱哄哄的人,方才定下心来。
    张献忠已和天启皇帝接了头。
    毕竟一回生二回熟,也算是熟门熟路了,乖乖投降之后,用很标准的动作蹲在营帐旁,这张献忠禁不住哀叹道:“回首十年征战忙,谁料今日都成空,今为降将心戚戚,心里只有x他nIang!”
    孙可望蹲在一旁,抱着脑袋,这个时候忍不住道:“干爹,这个时候你就少说两句吧。”
    张献忠瞪大眼睛道:“怎么,降了就不能作诗了?”
    孙可望:“……”
    此时却有生员来道:“张献忠、孙可望、艾能奇,你们三个来。”
    三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艾能奇低声道:“不会是卸磨杀驴吧?”
    张献忠怒骂:“俺们不是驴。”
    艾能奇很是无奈地道:“义父,这只是打一个比方。”
    张献忠三人还是很自觉的。
    到了这个份上,还能说啥,三人便满心狐疑地随着那生员去。
    等到了那李自成的大帐前,只见李自成等人已跪在此,俯首帖耳状。
    这一下子,张献忠顿然感到轻松许多了。
    毕竟此前他其实也不免觉得投降还是挺羞耻的,不过此时见李自成也降了,突然觉得自己的道德底线还可以再低一点。
    天启皇帝此时正稳稳地坐在马上,居高临下地看着李、张以及诸降将,意气风发地道:“你们可知道我是谁?”
    李自成和张献忠只觉得为首的这个官军将领有些年青,不过当然不知天启皇帝的身份。
    张献忠很耿直地道:“不知。”
    天启皇帝道:“便是你们时常挂在嘴边的昏君!”
    此言一出,真是让人瞠目结舌。
    谁会想到,这个传说中的昏君,居然还亲自冲锋陷阵呢。
    要知道,在流寇之中,人们总将天启皇帝视作一个草包一样的人,这一方面是来源于流寇们对于天启皇帝的愤恨,另一方面,也是某一些士绅的推波助澜。
    可此时抬头一看着年轻的天启皇帝,却见天启皇帝英气逼人,他身子壮硕,而且和寻常骑兵一样,都裹着灰色大衣,腰杆挺拔地骑在马上,身姿更是不同。
    “你们又知他是谁?”
    这时候,天启皇帝扬鞭,指着张静一。
    天启皇帝不等他们回答,便道:“这便是大明头号大奸贼张静一。”
    “……”
    看着他们一个个突然露出呆愕的样子,天启皇帝此时心情显然很不错,哈哈大笑道:“今日昏君和奸贼可都凑齐了,本来你们还是有机会将我君臣二人击溃,当做阶下囚的,可惜,可惜啊,终究你们还是棋差一着。”
    “哎……”张献忠忍不住叹气。
    其实他也觉得有些可惜。
    孙可望一听义父叹息,便晓得义父的鲁莽劲又犯了,便立即道:“请陛下明鉴,俺义父并非是遗憾……他只是……只是……”
    天启皇帝却是笑着道:“若无遗憾,朕才不相信,终究是心里抱憾而已,毕竟胜负只在刹那之间。尔等可是真心归顺吗?”
    李自成咬着牙,心里也不禁怨愤,可细细一想,这皇帝,还有那声名狼藉的张静一居然身先士卒,练出这样的虎贲之来,自己输的也实在不冤枉。
    于是他便道:“罪人有万死之罪,只有一条,那便是罪人作乱,自是千刀万剐,可其他的弟兄,他们都是被罪人煽动,就请陛下,饶他们一命吧。”
    其实这话一出,跪在角落里的孙之獬才稍稍松了口气。
    不过转念一想,却忍不住心里暗骂……愚蠢。
    现在都已成了阶下囚了,这个时候还讲什么义气?这不是摆明着告诉皇帝,你李自成临到死时,还想着施恩给旧部吗?
    皇帝想不想让这些人活,轮得到你李自成来求情?就算是要宽恕,那也是陛下的圣恩。
    天启皇帝却是满不在乎地道:“朕说啦,今日降了,便大赦,既然你已降了,便没有什么罪人良人,朕要干大事,并不计较这些小节,你叫李自成,这作乱的流寇里,除了高迎祥,便是你与张献忠的声势最是浩大,可见你也不是寻常人。张卿对朕说,你从前乃是驿卒,还曾在边镇为我大明守过边。”
    李自成一时也猜测不出天启皇帝的意图,却还是道:“是,罪人从前是驿卒。”
    “既是驿卒,为何谋反?”
    “活不下去了!”
    天启皇帝叹息道:“活不下去了?是啊,好端端的,人活不下去了,又能有什么办法呢?你们真教朕头痛,按理来说,你杀了大明这么多的宗亲……那些都是朕的亲人啊。朕要如何处罚你才好呢?”
    李自成一副视死如归的样子道:“罪人早说过,罪人今日一败涂地,愿赌服输,自是愿引颈受戮,绝无怨言。”
    李自成自然也有硬气的一面。
    其他部将们此时亦纷纷道:“杀宗亲也有我们一份,怎可只处罚李大哥?俺也愿与李大哥同罪!”
    张献忠也连忙道:“俺也一样,只是临到死时,能否容我作诗一首,以表心迹!”
    虽是降了,这些人在这个时候,倒也还算是硬气。
    其实他们是草莽,只能靠义气来才能使人信服,无论是李自成,还是张献忠,或者是其他人,之所以能够在万千流民之中崭露头角,若是不信不义,是无论如何也没办法让这么多人跟着他们转战千里的。
    天启皇帝听罢,却是脸色凝重起来。
    他确实有些难以决断,当初听了张静一的话,放过了张献忠人等,而且确实取得了极大的战果,可现在,流寇几乎已经一网打尽了,此时又该怎么处置这些人呢?
    若是轻松的放了,有些不甘心。
    总要让他们受罪才好。
    可是……自己已说了大赦,又岂可失言?
    于是天启皇帝目光一转,看向张静一道:“张卿以为如何?”
    张静一也坐在马上,盯着这些人,他其实也辨认不出这些人叫什么,只晓得历史上,有许多大名鼎鼎之人只怕都混在其中。
    说起来也是可笑。
    恰恰是这些人如今为了反明而无所不用其极,却又在崇祯上吊,李自成被建奴人和吴三桂击溃之后,他们的残部,却几乎都选择了和南明合作,打出了匡扶大明,驱逐建奴的旗号。
    绝大多数人,最终都因反建奴而战死,其中一个便是继承了李自成衣钵的李过,更是坚持抗击,譬如李过,又如李来亨、艾能奇,那孙可望最终虽因为和李定国产生了矛盾,最终没有保住晚节,可论起来,已比许多所谓的明臣,要强上不知多少倍了。

设置 手机 书页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