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阿正文学网!

小说首页分类书库 手机阅读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首页 > 玄幻 > 《隋末之大夏龙雀》在线阅读 > 第一千五百五十八章 抛弃

第一千五百五十八章 抛弃

堕落的狼崽
    在天竺大地上,戒日王朝只是占据一部分,虽然是精华部分,可是在向南方就德干高原,最强大的是遮娄其王朝,占据了整个德干高原,补罗稽舍二世也是一个强大的家伙,当年戒日王朝南下的时候,就曾在遮娄其王朝面前砰了一个大钉子。
    大夏皇帝一旦离开天竺,朱雀王朝在天竺的力量将会跌落谷底,他就要面对遮娄其王朝的进攻,甚至天竺各国的进攻。
    作为军中的主帅郭孝恪和王玄策两人身上的压力将会增加许多。这两人的富贵都已经寄托在天竺,一旦战败,两人的前途也将会失去光芒。
    “我已经让普拉在迦毕试行省招募士兵,让父皇派出了十三太保前去训练,但结果怎么样,短时间内恐怕是看不出来的。”李景隆为了自己日后的统治,也是做了一些准备。
    两人听了之后,脸上顿时露出一丝喜色,十三太保跟随大夏皇帝身边很久,他们训练的御林军骁勇善战,相信等到两人接收的时候,或许能有一战之力。
    “若是陛下能在离开之前,统帅十几万兵马,击败遮娄其王朝和他的盟军,那是再好不过的事情。”郭孝恪忽然说道。
    “联军倒是不可怕,可怕的是遮娄其王朝若是趁机将这些王国都给吃进去,那我们将要面对的是一个强大的王朝。”王玄策并没有将遮娄其王朝他的附属兵马放在眼中,他更加担心的是对面的敌人是一个统一的王朝,那事情就不好办了。
    “不管怎么样,父皇已经为我们打好了基础,我们顶多休养生息两年,就可以征讨德干高原的敌人了。”李景隆对自己还是很有信心的。
    “两年的时间,我大夏肯定能够击败吐蕃,那个时候,大量的援助就能通过吐蕃运到天竺来,比走西北道更加的轻松,若是再找一些战俘,打通天竺和中原的通道,这样一来,有一天我返回中原见父皇母妃也会方便许多。”李景隆幽幽的说道。
    王玄策和郭孝恪两人相互望了一眼,他们可不会认为李景隆是真的只是想见见皇帝和自己母妃,这位朱雀王还在想着中原的皇位,毕竟,中原才是众人的根基。
    “既然如此,那我们下次进攻的时候,就不能杀戮过多了,我们还需要更多的俘虏。”郭孝恪深深的吸了口气,这个大夏的策略倒是不违背,大夏每次征服有一个地方,就会有大量的俘虏,这些俘虏大多是用来修路的。
    最典型的就是长安到巴蜀的山路,数万俘虏耗费了数年之功,开山凿石,逢水搭桥,才兴建出一条宽敞的道路。只是山路下面,堆积的是皑皑白骨,传闻数万俘虏只有数千人活了下来,就算是活了下来,也是苟延残喘。
    从天竺经过吐蕃,山路更加的难行,地理形势更加的复杂,想要修建一条山路,是何等困难的事情,也不知道会有多少人会死在这里。
    “抓吧!相信父皇那边肯定会答应的。”李景隆拍了拍手,说道:“听说父皇已经让那些商人开始在吐蕃境内修建道路了。弄不好,不久之后,我们就可以从天竺,经过吐蕃返回中原了。”
    “吐蕃人居然答应了?”接受了大夏先进军事思想指导的两人很惊讶,一个国家的道路是何等重要,他们知道大夏的那些商旅们是干什么的,大部分都是接受了凤卫的指令,在异国他乡会关注当地的道路、边防、人情风俗等等,等回到国家之后,会帮助大夏勾勒地图,方便大夏兵马入侵他国使用。
    中原对于吐蕃很陌生,同样,吐蕃对于中原也是如此,这些商旅们借口修桥铺路,恐怕早就将吐蕃的情况摸的差不多了。下次大夏军队出动的时候,将会方便许多。
    “以前吗?肯定是不知道的,但现在不一定了,李勣、苏勖、柴绍、李守素等人都在中原待得很久,他们的玄甲卫、天策卫也是在刺探大夏的情报,对于这些事情未必不知道。可是知道了有能怎么样呢?商旅们早就用钱财收买了吐蕃的贵族,而且经历了数年之久,该做的都已经做了,吐蕃想更改,是何等困难的事情。”李景隆摇摇头。
    王玄策点点头,忍不住说道:“弄不好,松赞干布自己都在这次袭击女国的过程中得到了好处,回到国内之后,还会推行这种政策也说不定。”
    “皇帝陛下实在是太厉害了,战争还没有开始,陛下就已经开始谋划后面的一切了,吐蕃不可能是我们的对手。”郭孝恪心中一阵颤抖,脸上露出畏惧之色。
    不仅仅是敌人,就是自己人,郭孝恪想到这里,心里面也是胆战心惊,幸亏他心里面没有其他的想法,否则的话,恐怕早就被皇帝陛下算计的死死的。
    “你们看,城墙上到现在还没有出现戒日王,这是什么道理?”李景隆忽然放下手中的千里镜对两人说道:“难道我们来观看城池,戒日王根本就不将我们放在心上不成?”
    “传闻戒日王倒是一位明君,在这种情况下,我们的一举一动对方都应该关注,我们出现在城墙上,肯定是有人会告知戒日王的。不可能不出来的。”郭孝恪摇头说道。
    “若是如此,那只有一种情况了。”李景隆双目中光芒闪烁。
    “陛下的圣旨和那封信。”郭孝恪和王玄策两人相互望了一眼,双目中顿时闪烁着一丝惊骇的光芒,也唯有这种解释,才能符合眼前的条件。
    “看来父皇的计策已经成功了,戒日王朝内部出了问题。”李景隆点点头,说道:“敌人内部出了问题,现在就看我们的了。派人将书信射入城中,告诉城中百姓,日后曲女城将作为朱雀王朝的王都,不易杀戮,打开城门迎接王师入城,否则的话,除掉会说汉语者,其他的人一律诛杀。”
    “殿下。”两人听了不敢怠慢,连连点头。
    “这里将是我们事业的起点,曲女城已经为孤亲自攻破。”李景隆双目中精光闪烁,略显稚嫩的面容上多了些坚毅。
    很快,一支支利箭带着是书信射入城内,这让阿裘等人怎么也没有想到,一向喜欢杀戮的大夏军队,这次居然大发慈悲,只要打开城门,就能饶众人不死。
    “诸位,这是大夏朱雀王派人射进来的书信,相信这个时候,整个曲女城的人都知道了。朱雀王准备以曲女城为都,不想杀戮过重,诸位怎么看?”阿裘想了想,还是将城中的权贵都找了过来。大家自从将戒日王囚禁起来之后,就成了一艘船上的人了。
    “国相大人,应该相信大夏人吗?若这个时候敌人进了城池,再对我们算账,我们连反抗的机会都没有,都会成为敌人的刀下之鬼。”一个和尚双目中闪烁着仇恨的光芒,就是城外那个家伙,突袭了那烂陀寺,将寺中那么多人都烧死了,就是一个恶魔。这样的人,岂能相信对方?
    “是啊!敌人杀了那么多的人,有婆罗门的僧众、学者,还有那么多的武士,若是进了城,再反悔的话,我们就不是对方的对手了。”又有人大声说道,声音之中还有一些疑虑,其他的一切都不算什么,自己的性命才是最重要的。
    众人听了纷纷议论起来,外面的援军并没有到来,曲女城内的所有人心里面是没底的,若是能归顺大夏自然是好事,但又担心自己这些人会被大夏所杀,毕竟,有个城墙保护,还能心安一些,但若是失去了城墙,敌人的战刀随时会砍在自己的首级上,要了自己的性命。
    这一切就是信任的问题,强大而又残暴的大夏军队,只能是让所有人心惊胆战,而不能让所有人心安,这才是最重要的事情。
    阿裘摸了摸自己花白的胡须,他担心的不仅仅是如此,性命很重要,权势也很重要,新的朱雀王能不能保住自己的性命,能不能保住自己的权势,这是他关心的问题。
    要知道,当年群臣迎接戒日王入曲女城的时候,阿裘就一直是国相,掌握着国中的权力,现在新的朱雀王进了曲女城,还会像戒日王那样对自己恭敬吗?显然是不可能的。
    大夏是东方最强大的王朝,手中也不知道有多少文臣猛将,这种国相的位置又怎么可能让给自己呢?甚至还会找自己算账。
    “绝对不能让敌人进入曲女城。”阿裘瞳孔紧缩,干枯的双手捏紧了拳头,忽然开口说道:“老夫现在是在想,大夏的态度为何在这个时候发生了变化,要知道大夏十分残暴,那烂陀寺是如此,摩陀罗城也是如此,哪个不是被屠杀了城池,城中的青壮被斩杀的不计其数,可是现在偏偏对我们曲女城网开一面呢?大家难道不感到奇怪吗?”
    “国相的意思是?”众人看着阿裘,等待着阿裘的决定。
    “我们的性命是掌握在自己的手中,任何人也不能夺走,大夏皇帝不行,眼前的朱雀王也不行,哼哼,他故意如此,说明他自己心里面已经胆怯了。”阿裘扫了众人一眼,说道:“若是老夫没有猜错的话,我们的援军来了,也唯有如此,敌人才会做出这样的决定,提出这么好的条件。诸位认为呢?”
    众人听了之后,双眼一亮,事情还真是如此,想当初大夏是何等的强势,兵马所到之处,青壮尽数被杀,婆罗门、刹帝利也被诛杀的干干净净,现在突然决定放众人一马,这里面肯定是有文章。
    “不错,也唯有援军到来,才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看来,是大夏知道自己不是援军的对手,才会这么急切要求我们打卡城门。”阿罗那顺双眼一亮,连连点头。
    “还学什么汉语,这是要让我们放弃自己的语言,放弃我们的文明,去学习汉语吗?我们这里是佛陀的故乡,历史悠久,岂是大夏可以比拟的?”阿裘又接着说道。
    众人听了连连点头,只是阿裘看的分明,众人脸上的表情很复杂,心中顿时一阵愤怒,这些家伙还真不是什么好东西,分明心中里面已经有其他的想法了,甚至还想着学习汉语,以防万一。世上的事情谁能说的准呢!
    这些家伙显然是准备学习一两句汉语,万一大夏攻入城中,或许还能保住性命,当然,若城池还是在自己的手中,那自然是再好不过的事情。
    这件事情无关对错,无关荣耀,关键在于人的本能,只要能活下去,哪里还管其他的事情。至于民族的自豪感等等,对于这些权贵来说,并不算什么。
    阿裘现在只能期望自己的推断是正确的,外面真的是有援军到来,能让自己坚守住曲女城,他不敢相信一旦城池被攻破,会有什么样的反应。
    城外,李景隆并不知道城中的变化,没有什么计策是立刻就能见效的,计策再怎么好,都不会轻易占据眼前的城池,唯有自己兵马强壮,才有可能打下眼前的曲女城,将其变成自己的地盘。
    王玄策和郭孝恪两人终日率领兵马,围绕着曲女城骚扰敌人的粮道,想要让未来的战斗变得轻松一些,就要让敌人吃不饱,只要断了对方的粮道,敌人坚持的时间将会短了许多。
    刚开始的时候,尚且有大量的粮草从四面八方送入大夏军营中,但很快,大夏骑兵四下突击,居然再也没有半粒粮草出现,偌大的曲女城,作为戒日王朝的都城,周围的城池不仅仅连援军没有,就是连粮草也不见半点。
    “看来,戒日王朝已经被他们的臣子们放弃了,眼前的曲女城已经成了一个绝地了。”李景隆忍不住叹息道:“据说戒日王当年是何等的威风,现在居然被自己的臣子所抛弃,真是可悲啊!”
    王玄策和郭孝恪两人默然不语。

设置 手机 书页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