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阿正文学网!

小说首页分类书库 手机阅读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首页 > 玄幻 > 《神豪的万界之旅(万界旅者的自我修养)》在线阅读 > 第八百二十九章 我的太阳(六)

第八百二十九章 我的太阳(六)

汝当谛听
    “……我说李一一,刘启,你们有没有感觉到有点热啊……”
    “……没有,我只知道咱们要是不再快点,赶在反叛军们反应过来之前离开地球,并且切断与空间站的联系的话,咱们就很有可能得去跟那群冰雕去作伴了……”
    “……欸,我说刘户口,我胆小,你可别吓我,咱们真的非得躲到空间站上去不可么?”
    “……怎么?外边那几十万反叛军你能干得过?你要是能干得过,咱们立马调头!”
    “……额……没有……没有……空间站也挺好……挺好的……”
    一群身形狼狈的人,脚步急促的穿行在庞大的地球驾驶舱中,时不时的还会顿住脚步,警惕的四下观望一番。
    也不知是因为倏忽大意,还是因为得意忘形,空旷的地球驾驶舱看不见一个人影。
    所有的反叛军都聚集在距离此处十来公里外的冰原上,享受着胜利的喜悦。
    绝没有人能够想到,一群阴差阳错聚集到一起的人们,竟会用逃离地球这种方式来表达对于反叛军的抵触与反抗……
    而提出这个退避计划的人不是别人,正是刚从空间站里返回地球不久的联合政府航空航天部上校——刘培强!
    “……刘上校,这里真的有航天飞行器么?”
    “……叫我刘培强就好,相信我,地球驾驶舱绝对有通往空间站的飞行器,都这个时候了,我是不会拿这种事情来开玩笑的!”
    听到刘培强的保证,王磊总算是松开了眉头,警惕的巡视了一圈四周,继续走着。
    “……不是,那咱们现在去哪啊?直接去开飞船么?飞船能坐多少人,朵朵和王老爷子怎么办?”
    王磊没了问题,可蒂姆却没有被答案说服,脚下紧倒腾上前几步,跟到了刘培强的身旁,有些焦急的询问了起来。
    听到蒂姆的问题,刘培强的脚步也是一顿,但也只是一瞬,便继续向着控制中心走去。
    “先去控制中心,切断空间站与地球的联系,接着用那里的系统看看能不能联系到朵朵和王叔……”
    刘培强话没说完,但脸色却已难看的不像样子。
    一旁的蒂姆没有注意到这一幕,见他最关心的问题没有得到解答,便打算上前继续纠缠。
    “不是……说话别说一半儿啊?之后呢?
    联系上怎么着?要是联系不上该怎么着?你倒是说完啊?”
    “闭嘴!!!”
    刘培强脸色狰狞的小声嘶吼道,一把将纠缠的蒂姆推开到了一边,抬手据枪,死死的对准了控制中心金属质地的大门。
    身旁,王磊、周倩等几位CN171-11小队的队员们,也各自抄起了各自的枪械,呼吸急促,表情压抑,紧张的注视着控制中心的大门,做好了战斗的准备。
    伴随着微不可闻的电流声,紧紧闭合的厚重大门,分化成无数个小的矩形模块,缓缓洞开。
    柔和的光芒从控制中心析出,出现了一个令他们意想不到的身影。
    “朵朵?!?!”
    看到了来人,众人全都是一副惊喜中夹杂着几分心有余悸的样子,连忙将枪口挪到一边,松垮垮的喘息着。
    “……朵朵,你怎么在这儿?”
    看见了朵朵,刘启面色半是惊喜,半是复杂的冲上前来,关切的询问道。
    但站在门里的朵朵却没有回答的意思,沉默的看了几人一眼,片刻之后,方才轻声说道:
    “……你们……先进来吧……”
    说着,也不管他们一个个纳闷的表情,径直扭头向着控制中心里走去。
    “……不是,朵朵,你等等……”
    见到这一幕,刘启的眉头忍不住一皱,迈开修长的大腿,向着朵朵的方向快步追赶而去。
    其他人见此,纷纷对视一眼,皱起眉头,紧了紧手中的武器,也迈步跟了上去……
    控制中心里,小玉靠在光芒笼罩着的墙角,双手抱胸,一对润泽清澈的秋水,眨也不眨的望着影像中的人影,丝毫没有搭理刘启等来人的意思。
    看到生人勿进的小玉,原本想要搭个讪的蒂姆,不由得僵在了原地。
    先进来的刘启,也同样注意到了那个陌生中夹杂着几分熟悉的影子,但由于历史成绩太差,没能认出那人是谁。
    扭头看了一眼没有解释意思的朵朵,刚想开口问些什么,却被来自身侧的惊呼声给打断。
    “王叔!!!”
    “什么?谁?”
    不同于认不出舒小玉的刘启,刘培强对于王学斌的样貌可是熟悉的不能再熟悉了。
    尽管此时的全息影像里只有一道渺小的背影,但仍旧被刘培强一眼认了出来。
    看着那满头乌发的背影,刘培强费力的咽了口吐沫,声音有些艰涩的说道:
    “……那……那是……那是……王叔……就是……王学斌……”
    “什么?!?!”
    ……
    苍茫的冰原上,一个坚韧的身影迎风而立,单薄的衣衫随着吹拂的狂风发出咧咧的声响,乌黑的发丝也被吹得有些凌乱。
    那人一动不动的抬头凝望着天空,好似一座雕塑,又仿佛在等待着什么……
    一秒……两秒……三秒……
    ‘轰~’
    突然,一道无比刺眼的强光闪过,如有实质的冲击着地球。
    刹那之间,地球上无数置身在旷野冰原的人们,失去了一切感知能力……
    不仅仅是视力,所有一切观感,所知所见,所嗅所闻,一切都是白茫茫的一片。
    眼中是白茫茫,耳中是白茫茫,呼吸同样是白茫茫……
    不知过了多久,许是一秒,又或者是永恒,得益于基因药剂的强化作用,绝大部分人承受住了强光的摧残,再次感知到了这个世界,这个被光芒笼罩的世界……
    冰原、旷野、幽蓝色的离子焰,庞大的行星发动机,一切的一切变得清晰,甚至更加的清晰起来。
    无数的人抬起头来,望向了那个令他们恐惧了许多年的太阳,却见到太阳肆意张扬着火舌,肉眼可见的极速膨胀着……
    混乱的引力已经捕捉到了想要逃离的地球,仿佛一双筷子,挟持着渺小的地球,缓缓的向着那张‘血盆大口’送去……
    “……那……那是……”
    “……氦闪……怎么会……假的……都是假的……”
    无数庆祝的人呆愣在了那里,与冰原中被无数人围在中央的那座带有诡异美感的雕塑别无二致……
    一个个扭曲着面容,在强光的照耀下,显得那样的丑陋与狰狞……
    控制中心,朵朵默默的看着这一切,一双有些肿胀的眼睛,变得越发的幽寂起来。
    “……你……会保佑我……你答应过我的……”
    苍茫的冰原上,遇热沸腾的二氧化碳冒起阵阵浓郁的白雾,将那道挺拔的身影,映衬出几分遗世独立的风采。
    那复杂却无比引人注目的气质,牵动着每一道心弦……
    “……咆哮么……咆哮吧……接下来该我了……”
    手并剑指,竖在嘴边,深吸一口气,猛的向外喷出。
    狂风烈烈,雾气激荡,熊熊烈火自口中喷出,在虚空之中翻涌着,绽放着纯粹的幽蓝光彩。
    霎时间,一条灼热的巨龙腾跃而起,在狂风与白雾中盘旋穿行着。
    每盘旋一圈,身形便增大几分,不过短短片刻的功夫,视线所及之天空,全然已被火龙填满。
    那澄澈的龙,鳞须分明,栩栩如生,眼中瞳孔灵动且威严,充满着难以言喻的灵性。
    巨龙以一种与身形极不相称的灵活姿态盘旋着,将天地映成了一片蓝色。
    因火龙而变得无比灼热的空气也来凑起了热闹,激荡着灼灼热意,席卷着辽阔的冰原。
    只是短短几个呼吸的功夫,数十年未曾开解的冰原便闪烁起灵动的波光,进而又沸腾起来。
    睁开双眼,放掌止息,一步跨出,整个人已屹立于中天之上。
    双臂开展,一眼望不到边际的火龙盘旋舞动着,光影缭绕,在激荡的蒸汽之中投射出上帝的模样。
    “去吧……”
    清淡的声音自每一个人的心底响起,仿佛一道宁神的汤剂,安抚着每一个惊惶的心田。
    伴随着他的声音,那道几乎已能盘踞半个地球,且还在继续膨胀的火龙,围绕着地球腾翔起来。
    ‘咔咔’
    汹涌澎湃的热浪炙烤着大地,森寒的冰原因受热不均发出了惊天的迸裂声。
    在无数人呆滞的目光下,全球所有的江河湖海,顷刻之间全部解冻,而后又沸腾蒸发,化作无尽云气,尽数汇向极昼所在的地方。
    “……他……他……他……”
    刘启的脸上说不出的震撼,指着全息影像中那个隐约而神圣的影子,口吃到说不出话来。
    刘启身旁,跟王学斌接触时间短的蒂姆要稍好一些,虽然同样震撼,同样吃惊,但好歹勉强能够装出一副正常的表情,尽管稍稍有些扭曲。
    抬手压下了刘启的手指,手臂搭在了他的肩膀上,双眼望着全息影像中的身影,开口安慰道:
    “……行了,行了,我知道不可思议,我知道你们爷爷很厉害,厉害到不行,咱稍稍收敛点儿行么?
    发动机推着地球跑的事儿都见过了,咱能不能别一副没见过世面的样子!
    要是你爷爷真是神仙的话,那咱们就代表着人类,得给神仙留个好印象,咱不能在神仙面前丢了骨气……”
    “……不是啊……我想说的是……”
    听着蒂姆的话,刘启刚想辩解些什么,却被蒂姆再次打断。
    “……说什么?他是你和朵朵的爷爷?
    我告儿你,现在可不是你爷爷不爷爷的事了,现在是两个文明接触交流的事,这相当于外交事件,外交无小事懂不懂?”
    “……不是,你听我说……”
    “你先听我说……”
    “你他妈能不能让我说完!!!”
    刘启终于忍不住了,一把掐住蒂姆的后脖颈,一边摇晃着,一边大声的说道:
    “我他妈想说的是,外边那十来万叛军被高温弄死了!
    死了!咱们不用跑了!
    听懂了吗?你个傻叉!!!”
    刘启的喊声,惊动了控制中心里因震撼而鸦雀无声的每一个人,他们先是一愣,接着连忙开启各自的个人终端,探查起来。
    只是片刻间的功夫,控制中心里所有人都倒抽一口凉气,露出了复杂的表情。
    那群逼得他们亡命天外的数十万反叛军们,全都死了……
    原本冰原所在的地方,已经露出了干燥的海床,但距离地球驾驶舱数十公里外,原本应该是白沙斑驳的海床处,却被数不清的尸骨填满……
    高温蒸汽灼烧致死的尸体,骨肉因烂熟而分离。
    没有葱姜料酒之类的调料腌渍,也没有洗净焯水,打去浮沫的料理步骤,因而此处不仅没有鲜香的气息,反而散发着阵阵腥臊臭气。
    余热还未完全散去,那些烂熟的肥膘还在不断的向外析出油脂。
    浑浊的油脂因炙热的空气而发出滋啦滋啦的声响,令人听之反胃欲呕,
    打心底里升起一股颤栗之感……
    虚空之中,那道缥缈的影子仿佛也察觉到了什么,抬手轻轻一点,云气鼓荡之间,一切繁杂尘染尽数析出飘散。
    只余下纯净恢弘的云气,相互汇聚磨合,散发着磅礴的气象。
    不住摩擦间,慑人的云气渐渐变为了墨色。或蓝色或紫色的溢彩流转其间,将原本隐约的身影彻底笼罩,形成了一个横亘大半个地球的巨蛹。
    云气鼓荡之间,宛如巨蛹不住的蠕动着,吞吐着地球,压在每一个人的心底。
    原来不知何时开始,全世界无论极昼侧还是极夜侧,所有的人,所有的目光,全部聚焦于此。
    人们都知道这里发生了什么,但却没有人知道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
    全世界所有的幸存者纷纷屏息凝神,压抑的注视着这一切,等待着最终审判的降临。
    “……这是要干什么?又闹什么幺蛾子了么?太阳为什么会变成这样?王老神仙他是又拯救地球去了么?”
    看着全息影像逼真的场景,蒂姆忍不住咽了口吐沫,抿了抿有些干涩的嘴唇,嘴里滔滔不绝的念叨着,想要借此缓解着内心的不安。
    “氦闪!”
    蒂姆并没有指望得到答案,但李一一却艰涩的说出了发生的事,没有理会刘培强等人骇然的目光,咬着牙,颤抖的说道:
    “……舒小玉先生的结论出错了……氦闪提前爆发了,二百二十年之期还没到……我们全都完了……”
    李一一话音落下,包括朵朵在内的所有人,全部看了过来。
    唯有依旧靠在墙角,双手抱胸的舒小玉,在听到自己名字后,扭头瞥了他一眼,一个没忍住,翻了个漂亮的白眼。
    控制平台前,朵朵显然也意识到了什么,没忍住向着舒小玉处看了一眼,接着抿了抿嘴唇,用不算大,但异常坚定的声音说道:
    “有爷爷在,我们不会有事的!”
    听到朵朵的话,有着悲观主义的李一一颓丧的摇了摇头,松下了手中的个人终端,任由它跌落在冰冷的地板上。
    “……我知道……可是……那是太阳啊……体积比地球大一百三十万倍,质量比地球大三十三万倍,这已经不是人力所能对抗的存在了……”
    听着李一一悲观的话,蒂姆着急了,连忙走上前去,指着全息影像里的那团庞然大物,心焦的问道:
    “……不是……我说李长条,你好好看看影像里的那个,那是人力么?那明明就是神力啊!
    人力不能对抗,没理由神力不行啊!!!”
    “……没用的……”李一一看了一眼蒂姆,摘下了有些昏花的眼镜,摇头苦笑了一声。
    “……我观察过,即使是神力,也遵循着物理规则……
    ……遵循着物理定律,就意味着遵循守恒定律……
    能量、质量、动量、电荷……掌控地球的确很了不起……但哪怕是倾全球之力,也无法把太阳如何……更何况仅仅是地球上所有的水呢……
    ……难道你们还打算凭着地球上的水,把正在氦闪的太阳浇灭不成……”
    “……这……”
    听到李一一的话,蒂姆等人怔住了,扭头望向那道正将云气化为天河的身影,一股无力感油然而生。
    ‘……难道……我们真的就止步于此了么……’
    “不会有事的!”
    朵朵固执的说道,一双执著的眼睛,凝望着那道越来越清晰的影子,脸色无比的坚定。
    “……他答应过我会保佑我的,他答应我了,所以肯定不会有事的!”
    说着说着,忍不住再次扭头望向那个墙角。
    但却发现不知何时,那个一直倚靠在墙角处的佳人已无了芳踪,无声无息,仿佛从来没有出现过一般。
    “……再者说,我们除了相信,也没有别的办法了……不是么……”
    “……说……说的是啊……”
    ……
    云水激荡,一道身影屹立中天,双手闪烁着莹莹的光辉,行云流水的舞动着,一股莫名的韵味荡涤其间。
    突然,一道莹绿色的溢彩流转而过,光芒闪烁之间,那道悬于天际的身影旁,又多出了一个俏丽的影子。
    “……你怎么来了……”
    “……来看你怎么用这摊水把太阳浇灭……”
    “?”
    王学斌动作不停,一派轻描淡写,但额头却隐隐渗出了丝丝汗渍,显然,这般翻江倒海的举动,并没有他表现出的那般轻松……
    “……把太阳浇灭?呵呵……你是在开玩笑么?”
    王学斌的身旁,小玉抬手也不知从怀里什么地方抽出了一方手帕,近前一步,小心的在他额髻擦拭了起来。
    “开玩笑的可不是我,是你小孙女的那帮小跟班们……他们说的……
    你那个小孙女还给你帮腔来着,怎么?有没有那么一丁点感动啊?”
    “是么……呵呵……”
    微微侧头,向着地球驾驶舱的方向看了一眼,接着摇头笑了笑,没有说话。
    该说的都说了,剩下的,就交给命运吧……
    眼见云团尽数化为了波涛,王学斌眼中精光一闪,透出一抹厉色。
    一旁,见到这一幕的舒小玉乖巧的躲到了一旁,一动不动,生怕打扰到王学斌的动作。
    “……你说……这个太阳要是卖的话,能值多少钱……”
    话音落下,没待舒小玉回答,一步跨出,人已脱离了大气的束缚,步入了浩瀚无垠的宇宙。
    寂静、冰寒、亘古的星辉,跨越了漫长的时光,寥落的撒在身上,带来了难以言说的寂寞……
    无形的引力牵扯着他的身躯,紊乱的磁场蛊惑着他的灵觉,真空挤压着他的肺泡,虚空收摄着他的体温。
    一切的一切都是那么的致命,但一切的一切,却又那么的无力……
    时至今日,浩瀚的宇宙依然是生命的禁区,却已无法对他造成任何不良影响了……
    “……时间……真快啊……”
    轻眯着双眼,望着狰狞的大日,王学斌深深的吐了一口气,无声的感慨到。
    “……谁会想到,曾经那个除了矫情,一无是处的胖子,会一步步走到今天这一步呢……呵呵……哈哈哈哈……”
    ‘飒!’
    又是一阵太阳风暴席卷而来,无尽的光焰海洋,翻滚着,沸腾着,张牙舞爪,光速扩散开来。
    挺拔坚毅的身影,宛如扎下了遒劲的根系,牢牢的咬定在虚空之中,望着铺天盖地的光芒,难得的露出了一丝久违的高亢。
    “……呵,来吧!”
    冲着光焰一阵无声的咆哮,前踏一步,反手自身后虚空抽出了一把古朴的宝剑,顺势向前一旋,斩出道道锋芒。
    ‘嗖!!’
    剑送右手,左手并剑指,双眼随着指尖自剑身缓缓划过,伴随着他的动作,原本古朴无奇的利剑,莹起阵阵玄奥灵光。
    “……剑本凡铁,因执拿而通灵,因心而动,因血而活……我不常用剑……但是……”
    抬起头来,犀利的目光竟斩出一道森寒的剑意,割裂了一切有形无形之物,给虚空留下了久久难以愈合的伤痕。
    “……对抗光焰,却是绰绰有余了!”
    语气沉稳的叙述着,仿佛方才那灵光一现的高亢仅仅是错觉一般。
    磅礴的光焰宛如一道屹立在宇宙之中的高墙,浩浩荡荡,看不见边际。
    站在人类赖以生存的地球,遥遥望去,便仿佛是一只蝼蚁在仰望高山。
    一望无际的赤橙色,隐隐有些泛白,向来是象征温暖与希望的光辉,从没有一刻向今天这般令人类绝望过……
    手中利剑缓缓抬起,只是一瞬,剑身便因承载不了他那宏大的意念而迸裂成无数的粒子,湮灭于无形。
    但屹立在虚空的王学斌好似没有察觉一般,右手虚握,宛如小儿玩笑般划下……
    一秒……两秒……三秒……
    ‘嘶啦!!!’
    ‘飒!!!’
    这一剑,横断乾坤!!!

设置 手机 书页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