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阿正文学网!

小说首页分类书库 手机阅读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首页 > 玄幻 > 《大数据修仙》在线阅读 > 第三千一百三十二章 元祖的烦恼

第三千一百三十二章 元祖的烦恼

陈风笑
    九情说得随意,颐玦却是分外明白他的心情。
    她不由自主地点点头,“也是,最大的冤枉澄清不了,争论其他的,真没有什么意义。”
    “是这个理,”九情是越来越欣赏颐玦了,“转投者的心态,也就只有转投者能够理解……其实我不介意别人的误会,但是想要通过嫁祸我,撇清自己的干系,这我绝对不能忍。”
    轻瑶闻言,却冷冷地发问了,“也就是说,前辈真的杀了我玄水门的典河前辈?”
    “玄水门的真君吗?”九情元祖似乎是思索了一下,然后回答,“不记得了,不过我应该最多是打伤了玄水门一个真君,如果他伤重不治的话……算到我头上好了,我无所谓。”
    他这架势,真的就是万事都看开了,再来几个锅都不怕。
    “当场就不得活了,”轻瑶真尊沉声发话,“就是在最后围歼你的那一战中。”
    “那我真不记得了,”九情元祖依旧是无所谓的态度,他很轻蔑地表示,“那么多阿猫阿狗凑过来,想捡大便宜,我当时也是全力出手,哪里记得了那么多?”
    他说话很不客气,但是最后围歼他那一战,也确实凶险得很,三个元祖、六个真君,还有十几个真尊,早早算准了他的行踪,突然暴起发难……
    要说他没有记住任何人,那是胡说,脱身之后过了一段时间,他还处心积虑地去报复。
    但是大多数围攻者,他还真没在意,因为有人纯粹就是猎赏的。
    他如果耿耿于怀地反杀对手,就指不定又得罪了什么势力。
    他就算再狂妄,也明白一个道理,一个人……怎么可能与天下为敌?
    而且猎赏这种事,最该收拾的不是悬赏人吗?
    搁给冯君来处理类似的事,他会优先考虑诛杀猎赏人,吓得猎赏人不敢猎杀自己。
    至于悬赏人……他一般打不动,没办法,散兵游勇就是这样。
    实力不足以对付雇主,那就只能杀鸡儆猴,冲着猎赏人下手了。
    但是九情就不一样,堂堂元祖又出身名门,没有这方面的压力,从来是想揍谁就揍谁。
    他虽然不合适打上驭兽道山门,可是追究一下其中几个跳得欢的家伙,他还是做得到的。
    至于那些摇旗呐喊的小喽啰,他记不住是很正常的,其中就可能包括了玄水门的真君。
    然而,他虽然做到了网开一面,但是报复手段有点过分,最终还是激起了公愤。
    九情在围歼战中已经受了重伤,因为心中不忿,他不等伤势痊愈就展开了报复。
    他把事情搞得这么大,驭兽道等势力绝对不肯善罢甘休。
    他们特地请来了棋道的推演大能,一路衔尾直追,务必要置他于死地而后快。
    所以九情在最后的围歼战时受的伤,并不是最重的。
    他最重的伤是后来一路被人追杀,根本没有时间调理,最终被虚空风暴扯得稀烂。
    不是虚空乱流,而是虚空风暴,乱流是乱入的,有不确定性。
    但是虚空风暴,纯粹是诸多元祖硬生生轰击出来的,强行打破的虚空壁垒。
    虚空乱流虽然乱,但终究还算得上规则产物。
    可是虚空风暴……彻底跟规则无关,就是大能强行攻击,然后产生出的意外效果。
    然后天琴就传出了结果,九情元祖被虚空撕扯成碎片了。
    因为有多个元祖出面证明,所以大家认定,这应该是真相——宗门公敌果然没有好下场!
    但是也有人出于种种目的,宣扬说九情元祖并没有陨落,还在暗处隐藏着报复宗门。
    九情的这个名号实在是太响了,想借用他名号的人,也真的太多了。
    以至于在此后的数千年间,打着九情旗号,做各种龌龊事的人太多了。
    甚至可以这么说,九情在活着的时候,影响力未必比死后大。
    不过这些传言在宗门的强力打击下,被一一证伪,于是“九情”二字逐渐成为了传说。
    可饶是如此,时到今日,“九情”依旧是天琴一个不能提起的敏感词汇。
    有九思真尊,有九灵真君……现在是九灵元祖,但是真的没有以九情做称谓的!
    九情元祖带给天琴的影响,由此可见一斑,都是几万年前的事儿了,影响力延续至今。
    轻瑶真尊得了答案之后,淡淡地表示,“我也就是这么一问……宗门里也是疑案。”
    疑案……这就很好,要是铁案的话,她今天就不会这么轻松了。
    都说时间可以抹杀仇恨,这个话其实并不完全正确。
    仇恨如果上了家族或者宗门的复仇榜,那是必报之仇,时间越久,仇恨积累得越深。
    除非仇家死亡了……甚至是仇家的后代死绝了,这仇恨才算完。
    这有点像汉朝公羊派的大复仇思想,九世之仇都能报——报不了仇的话,那是子孙不孝!
    天琴修者记恨的不止九世,讲究的是宗嗣不绝,仇恨就不止……那是咱们永远的耻辱!
    说良心话,天琴修者的九世,其实已经挺可怕了,随便一个真尊就能活六千年……
    当然,这是上了仇恨榜的,那些比较存疑的仇恨,久而久之就淡忘了。
    像典河真君那样的例子,就属于存疑。
    门中宣传是陨落于围剿九情的战役中,但是具体过程直接省略了,也没有遗骸和遗物。
    这可能是典河真君遭遇了正面攻击,尸骨无存了,但也可能是失踪了。
    玄水门的声称是真君陨落,可还有传言说,真君借着战斗脱身,自己寻求机缘去了。
    反正就是不清不楚的仇恨,九情元祖现在就算应下,轻瑶也没有攻击他的动力。
    更别说她还只是区区的真尊,实在没有必要自取其辱。
    冯君却是若有所思地发话,“驭兽道选择让前辈背锅,是不是因为前辈消失太久的缘故?”
    对他来说,九情元祖是不是冤枉,这个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各宗门对转投者的态度。
    往小里说,颐玦将来有可能面对类似的情况,大里说的话……关系到他对未来的规划。
    没错,他在假设自己若是进入宗门,会不会也会有相似的麻烦。
    这种可能性不是很大,但是……白砾滩或者洛华的其他修者,没准会出现这样的需求。
    总而言之,他是想把白砾滩培养成一股独立的势力,可是各种可能性也需要考虑到。
    “消失太久只是一方面,”九情元祖很随意地回答,“关键是……在别人眼中我是另类。”
    众人闻言默然,说实话,这种对宗门没有多大认同感的修者,确实……给人感觉不同。
    过了一阵,颐玦才开口发话,“那前辈藏身于此,是在休养昔年的伤势吗?”
    “当然,”九情元祖随口回答,“你们也看到了,我在吸取这方世界的灵气和本源……这是对阿修罗世界的掠夺,没有对人族世界动手,我已经很克制了好不好?”
    众人继续默然,换位思考一下,自己若是处在九情元祖的位置,在天琴受了那么大的冤枉,能控制着不报复,也确实不容易。
    九情会不会害怕别的合体元祖?当然也会害怕,但他是孤身一人,没有任何牵挂。
    这种独来独往的修者,在天琴是最让人忌惮的,更别说他还是极其自我的人。
    轩辕不器蓦地出声,“前辈你现在……怕是也修成鬼仙了吧?”
    真君寿数一万八,元祖寿数三万六,而九情的岁数明显不止了,所以他如此判断。
    “呵呵,”九情元祖难得地苦笑一声,“我都说我不是人了……”
    经历了那么残酷的追杀,他能苟活下来,已经不容易了。
    不过合体元祖转修鬼仙,跟真君转修鬼仙又不一样。
    首先,战斗力就相差很多,所以九情敢直接承认自己修了鬼仙,也不怕再遇到元祖。
    其次,渡劫也不尽相同,紫闲真君要经历九次天劫,而九情经历三次天劫就成。
    但是他要经历的天劫,比紫闲的猛烈得多,两者晋阶渡劫期的概率,却是相差不多。
    也就是说,现在几乎就可以判定,他早晚要死于天劫之下。
    然而就算概率再低,终究是一个机会,没有人会放弃。
    颐玦沉声发问,“前辈想要晋阶,需要吸收掉整个阿修罗世界吗?”
    “这倒用不了,”九情元祖还是很坦率的,“但是我不会只收取够自己用的份额……呵呵,阿修罗的世界,我有必要手下留情吗?”
    不愧是出身天琴的修者,霸道的基因是刻在骨子里的。
    “可现在的问题是,人族修者进入了,”颐玦平静地表示,“通道已然打通,他们有权力获得部分战利品,不知前辈是不是认可这个说法。”
    “我认可不认可,有用吗?”九情元祖郁闷地回答。
    这还是第一次,他在天琴修者面前表现出软弱的一面。
    然而这也是没办法的,他倒是想强硬呢,刚才还要对轩辕不器出手。
    可是对方的来头……实在让他头疼。
    尤其是那个叫冯君的家伙,身后竟然有不止一个渡劫期的大佬撑腰。
    (更新到,召唤月票。)

设置 手机 书页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