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阿正文学网!

小说首页分类书库 手机阅读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首页 > 玄幻 > 《大数据修仙》在线阅读 > 第两千八百二十七章 恩怨

第两千八百二十七章 恩怨

陈风笑
    冯君看着柴院长倒地的身躯,苦笑着摇摇头,“何苦来哉。”
    他有足够的时间阻拦对方,但是他没有阻拦……想请别人出手,你不得付出代价吗?
    高人一等的文明,当然要有高人一等的做派,这不是冷酷,只是不想成为别人的笑柄。
    说得更难听一点——谁知道你是真想自杀,还是假自杀博取同情?
    陈九倒是没有觉得冯君冷酷,他盯着地上的尸身,轻喟了一声,“柴院长早有死志,跟我也念叨了不止一回两回,还录了像省得连累我,只是想见您一面……这也算求仁得仁。”
    “真是矫情啊,”冯君也无奈地摇摇头,“人家缠了他一辈子,他也没有个好声气,到末了,倒是想起来以死相报了,这人还真都是贱皮子。”
    “感情这种东西,谁能看得清楚呢?”陈九也感触颇深地叹口气,“对我而言,不喜欢就是不喜欢……你别糟害人家一辈子啊。”
    你能阻止别人喜欢你吗?冯君就觉得跟这粗胚没什么好谈的,良久才又叹一口气,“一百好几十的人了,还能有这种赤子心性,倒也算难得了。”
    “您说难得,那就一定难得了,”陈九笑了起来,他哪里至于粗陋到这种程度?只不过想帮着柴院长完成遗愿,照着剧本演戏就是了,“不过那些凶手……也太过可恶!”
    冯君摇摇头,悠悠地叹口气,“我只是可惜那延寿药物,才浪费了一起,现在是第二起。”
    小样儿,拜托你演戏也演得像一点,就算想激我出手,也多少雕琢一下台词成不成?
    “确实啊,”陈九这一次是真的情真意切了,“延寿药物原本就不多,实在太可惜了。”
    “你不用再试探了,”冯君沉声回答,“这个事情,我肯定要管,不管他说的是真是假,但是既然以生命为筹码求我主持公道,我肯定要调查一下……到底有没有宵小惦记我们。”
    “那就太好了,”陈九闻言,顿时长出一口气,“您不会抱怨我又出岔子了?”
    冯君的回答,却是直接一个暴击,“你能力有限得很,出岔子很正常的吧?别太把自己当回事……我跟你犯不着计较,要不然会累死!”
    这话就实在太伤人了,不过陈九爱听,混社会的人很矛盾,最注重脸面,但也最不注重脸面——只要不触及底线,又有可观的利益,脸算什么?
    所以他欣喜地发问,“那您答应去调查这事儿了?”
    “他的命虽然不值钱,但也是条命啊,”冯君的回答依旧是那么高高在上,“关键是,我才延寿的人,就有人敢刻意杀死……这还真不把我们当回事啊。”
    “您愿意出手,那就太好了,”陈九笑着回答,他是得了柴院长的嘱托,还收了点好处——不是开玩笑,柴院长哪怕浪荡了一辈子,留下的钱财和人脉,也比陈九奋斗一辈子都多。
    投胎这种事,真的羡慕不来的,如果不是柴院长想要联系类人文明报仇,以他现在的身份和地位,都不可能找到陈九这种货色。
    所以对陈九而言,柴院长给的真的很不少,不过大致来说,他还是个性情中人——关键是觉得那帮人做事太过分。
    所以他小心试探着发问,“我联系劳拉姐了,她说联邦……提供不了多少有用的信息。”
    劳拉姐就是女大亨的闺蜜,提供第一条常青药剂生产线的那位,整体上说能量不如女大亨,但是也不差太多,关键是她认识芮清风,才能够近水楼台先得月。
    以她的能量,在联邦里打听一点消息,还是没有问题的,这么表态说明还确实难为。
    “我收集信息,还需要通过联邦?”冯君真的有点哭笑不得,“我好像跟你说过的吧,只要我想收集的信息,没人能隐瞒得了……关键看我想不想去收集!”
    “您确实这么说过,”陈九很干脆地点点头,他听这位吹过的牛不知道多多少了,但是不管怎么说,在需要拿出事实证明的时候,冯君总能证明自己没有吹牛,而是真的做得到。
    所以他现在也不敢认为,对方就是在吹牛——可能分分钟被打脸的。
    正经是他跟林美女一样,一直在试探冯君的海底——没有什么恶意,甚至只是想单纯地知道,该跟这么一个人如何相处,所以他问,“可是您真不需要帮助?”
    冯君看着他就笑了,“调查是我的事情,你这么好奇,是有什么想法?”
    “不是,”陈九忙不迭地摇头,不过试探还是要继续的,“我就是有点好奇……您收集的信息,可以具象化吗?”
    “具象化……这个我不懂,”冯君是真的不懂,因为是不同的文化,接触的时间也不算多,翻译肯定不能做到精准,不过他也无意深究——这是上位者的傲慢,“有必要吗?”
    “大概……是有必要的,”陈九也觉得,沟通可能出现了一点问题,这种壁垒还是要靠沟通才能打破,“比如说有影像之类的,证据在手,就可以找联邦配合。”
    “我需要联邦配合?”冯君先是不屑地笑一笑,然后又笑一笑表示,“我知道是怎么回事就好,证据什么的没必要,杀不错人就好……我有回溯过往的能力。”
    陈九闻言,非但没有失望,反而是眼睛一亮,“回溯过往的能力?”
    “这不是什么难事,”冯君傲然地点点头,“如果没有这能力,我追什么的凶?”
    这话他说得很坦然,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话一出口,总觉得哪里有什么不合适。
    果不其然,陈九的眼睛又是一亮,“那能不能劳烦您回溯一下……十来年前的案子?”
    “别闹,”冯君淡淡地白他一眼,我回溯过往一年都做不到,让我回溯十来年前的案子?
    不过他也不能一口否决,男人嘛,怎么能说自己不行呢?所以他只能笑一笑,“案子倒是在其次了,我就挺好奇,你凭什么觉得……自己能指挥得动我?”
    “呃,”陈九顿时就无语了,好一阵才搪塞着回答,“我以为您说了能够回溯,咱们就可以再开发一些合作项目。”
    我是那个目的吗?冯君有点无语,不过平时他对修者的能力确实很少提及,那是不想让联邦人类对天琴的修者了解太多——虽然对方早晚会了解到,但他认为不该由自己泄露。
    然而,一味藏拙也不是最好的选择,尤其是他发现,联邦中还是有人敢打自己的脑筋,那么适当泄露一下回溯的能力,也能压制对方的野心,同时表明自己不是滥杀无辜的人。
    不成想,倒是被人脑补出了别的东西,却也是意外了。
    所以他干脆地回答,“破案什么的,倒也不是不能商量,不过你最好先想一想,能不能付得起请我出手的筹码。”
    “筹码我确实付不起,”陈九闻言笑了起来,对方已经认定自己无能,他承认弱小也没压力,“但是没准别人可以……联邦还是有不少悬而未决的疑案,不知道您要什么报酬?”
    “你们想好条件再提吧,”冯君一摆手,不以为意地回答,“这不是我有意,而是你们需求的……对了,时间拖得越长,回溯的难度也就越高,结果也越模糊,这你能理解吧?”
    “应该是这样,”陈九点点头,然后试探着发问,“您还是需要生产线吗?”
    “如果时间不太久,也未必要生产线,主要是我的时间也很宝贵,”冯君身子一闪,向远处遁去,“记得帮我买些原材料……过一阵我就回来。”
    陈九见他的身子消失在远方,沉吟了一阵,回去呼叫宣高,“宣老板,刚才听冯老板说,他们可以回溯发生过的事情……这个消息你知道吗?”
    “回溯事情……我去,那不是时间跳跃?”宣高闻言也吓了一大跳,“没有搞错吧,时光穿越不是已经被证伪了吗?”
    “是回溯过去的图像,并不进行具体干涉,”陈九沉声回答,“这种情况并没有被证伪。”
    “那这也很了不得了,”宣高的学历虽然不高,但是听得懂这话,人族联邦的基础教育不差,而且平常交流的平台上,相关内容也很常见,他也能说两句。
    “怪不得冯君不怕别人欺瞒,原来是有这种底气,是他跟你亲口说的吗?”
    “如果不是他主动说,我也不敢随便问,”陈九苦笑一声,“他是要调查那位的死因。”
    宣高听得懂“那位”是谁,闻言哼一声,“这种能力,倒确实可以去查案,不过我有点奇怪……你是怎么说动他的?”
    陈九沉默了一下才回答,“柴老死了,当着他的面自杀了,用性命为代价请他出手。”
    “呃,”宣高顿时无语了,他对那二位的关系了解得不多,但是听到这些,也推测出了一二,“够狠的……希望别是联邦内部什么蠢货搞出来的,冯老板对咱们的观感已经很差了。”
    “那位倒不是不讲理的人,”陈九对冯君的印象还真不坏,“我是想跟你商量一下,他这个回溯能力……合适帮着破一些案子不?”
    (更新到,最后一天了,咱们不冲一万了,八千总得有吧》)
    (本章完)

设置 手机 书页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