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阿正文学网!

小说首页分类书库 手机阅读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首页 > 玄幻 > 《人世见》在线阅读 > 第四百五十二章 承受了这个年纪不该承受的压力

第四百五十二章 承受了这个年纪不该承受的压力

石闻
    淅淅沥沥的小雨一直在下,云层压得很低,纵使白天世间也显得有些阴暗。
    云景隐没在云端之上,一路尾随地面专挑偏僻之所赶路的‘小强’。
    小强是云景给那个拥有‘不死之身’家伙起的外号,毕竟‘打不死’嘛,这还不够小强?
    “搞快点啊,这都几百里路快要离开江州地界了,还没到?”云景心头嘀咕,有些无聊。
    对于他来说,地面的小强太慢了,但不得不说,那家伙也够警惕的,很多时候都在故意绕路,似乎在防止追兵尾随,不过他做梦也想不到有人会在天上远远的跟着他。
    “本来今天一早还说陪家人去地里除草的,这一耽搁指定是不行了,事后不知道得被娘如何唠叨,话说应该让人帮忙带个话回家去的,不明不白的跑没影也不是个事儿,指不定家人还以为我跑勾栏去了……”
    云景心头碎碎念,这人一无聊起来就会想些乱七八糟的。
    一路尾随,云景发现,渐渐的‘小强’跑的地方越来越偏僻,尽往深山老林跑,以至于早饭时间云景都看到浩瀚漓江了。
    近乎横贯大离王朝的漓江从江州经过,因此而得名。
    从江州这个名字就可看出,这片大地上水系很发达,实际上江州不止漓江,还有其他几十条大大小小的江河,只是那些江河都没有漓江出名罢了,那其他的几十条江河大多数都是漓江的支流。
    小强沿着漓江边上的荒野之处往上游前进,然后拐进了一条百十米宽的支流往深山而去,深入大山几十里后,最后他的身影停在了一座悬崖上面。
    到地儿了?
    云景心头一动,开始观察起这片区域。
    这片区域荒无人烟,连人类活动的痕迹都没有,如果那个组织的老巢在这个地方的话,图啥啊,毕竟他们要搞事情,不是尽量的往人口密集之处去才对吗。
    “大概是他们如今还见不得光吧,所以只能尽量隐藏了,哪怕麻烦一些……”,心念闪烁,云景也只能这样琢磨了。
    ‘小强’脚下的悬崖边上,那条漓江支流,水面上有一艘四十多米长的船只驶来,然后一头撞向悬崖消失不见了。
    当然不是真正的凭空消失了,而是因为角度的原因,那艘船进入了悬崖上的一个岩洞中。
    那船上有人,还不少,足有三四百个,除却一二十个后天境界的练武之人外,其他的全都是十来岁左右的小孩!
    那些小孩全部都是长相不差的,一个个惊恐不安,但没一个敢哭的,但凡谁要是哭一声,看管他们的人就会用鞭子抽他们,完全不顾他们只是孩子,真心下得去手。
    在云景的观察下,那船上的练武之人,和张旺他们差不多,脑袋里面都有一只寄生虫……
    不用去琢磨云景能想到,那些人是被控制后帮邪恶组织掳掠小孩的,如今带来了这里。
    几百个小孩!
    这还仅仅只是云景看到的,他没看到的得有多少?
    每个小孩身后都代表着一个家庭啊,他们的失踪,家人得多伤心难过?
    眼中一抹杀机闪过,云景强忍着心头的怒气继续观察。
    “所以,这个邪恶组织的老巢在地下岩洞中么,那么他们掳掠小孩儿来这里是为了什么?再则,他们只有这一个据点吗?”
    在云景继续暗中观察的时候,他尾随的小强直接从悬崖上跳了下去,踏上那艘船进入了岩洞之中。
    认真观察了一番这片区域的地表,云景发现,在这荒无人烟的地方,实际上隐藏着众多的暗哨,他们都只是一些普通的练武之人罢了,连先天境界都没有,无一例外脑袋里面都有一只寄生虫。
    “这些被虫子寄生的练武之人,想来就是这个组织里最底层的灵仆了吧,负责分散各方掳掠小孩,负责老巢周围警戒……”
    把地表观察清楚后,云景开始观察地下,只‘一眼’,如果怒火能化作真实的火焰,恐怕此生云景眼中的怒火足以焚天煮海!
    那悬崖上的岩洞深入山腹之中,载着小孩的船只行驶在水面,千多米后才靠岸,那些小孩在鞭子的驱赶下,宛如赶鸭子般赶下了船。
    在那里,有专人带走小孩,当小孩都下完之后,货船掉头往岩洞外返回,明显是完成了任务离开准备去运送下一批。
    在这个过程中,船上的灵仆每人得到了一颗血红色药丸的奖励,他们感恩戴德后迫不及待的吞下了。
    吞下血红色药丸的他们,脑袋里面明显有些躁动的虫子平静了下来,由此云景推断,那药丸是用来安抚寄生在灵仆脑袋里面虫子的。
    如果没有那种药丸进行安抚会怎么样?虫子会在他们脑袋里面直接杀了他们?
    具体如何云景不得而知,他没能恰好看到未得药丸灵仆的下场……
    山腹内的岩洞很大,且四通八达,人为修整过,看痕迹时间不长,是一处绝佳的隐藏之所,里面到处都插着火把蜡烛以及燃烧的火盆,将岩洞照得亮堂。
    在岩洞中,有四五十个身穿‘小强’他们那种特制黑色袍子的人,还有五个身穿血红色袍子的人,不过更多的则是小孩以及寻常练武之人。
    小孩足有上千,被关押在专门的地方,寻常练武之人也有两三百个了,先天高手都有十多个。
    “那五个身穿血色袍子的人,估计就是所谓的圣使了吧,其余黑袍人应该都是圣徒,然后几百个寻常练武之人的灵仆……,这是一股极其可怕的力量,几十个身负诡异能力的圣徒和几个明显更强大的圣使,他们若不顾一切的搞事情……,无法想象那是一副什么样的画面!”
    默默的观察着地下岩洞中的情况,云景很快发现,他们似乎分为了五个部分,这点很好区分,从他们身上袍子上面的图案就能看出。
    除却抽象蜘蛛,眼球以及一滩血这三种图案外,云景又看到了两种不一样的图案,新的两种图案分别是黑色宛如鱼鳞般的图案和黑雾环绕的羽毛图案。
    “袍子上抽象蜘蛛图案的人能操纵毛发,眼球图案的人能控制动物和人,一滩血图案的人则近乎拥有‘不死之身’,这三种图案代表的手段都见识过了,那么鱼鳞和羽毛图案的人拥有什么样的能力?会不会是水中战斗和天空战斗?”
    没有亲眼看到,云景不得而知,这些家伙太邪门了,不能用常理来判断。
    几十个拥有邪门手段的家伙啊,想到昨夜对付邪瞳他们的画面,若是这几十个人联合起来出手,那画面想想云景都有些头皮发麻。
    这些情况都是一眼就能观察道的,然而让云景内心怒火滔天的是,他在岩洞中某个偏僻处看到了成千上万的小孩尸体!
    全都是十来岁左右,死因是心口被利刃刺穿心脏而死。
    成千上万的小孩尸体堆积,有的已经死了一段时间了,尸体在腐烂,有的明显没死多久……
    那一双双失去色彩的眼睛,似乎还带着对生命无限的眷恋,更多的则是死前的恐惧和无助。
    “他们掳掠小孩而来,居然是刺穿心脏放干血液杀了!”
    云景只觉浑身冰冷,他们怎么下得去手?内心的怒火险些淹没了他的理智不顾一切的出手灭杀这群猪狗不如的东西了。
    死去的已经死去,可还活着的小孩,决不能再遭到他们的毒手了!
    强忍心底的冲动,云景继续观察,心头也在琢磨需要多少人来才能把这里一举剿灭,同时还得在确保那些小孩安全的情况下解救他们。
    地下岩洞中有一个很特别的地方,那是一个天然的大厅,足有数百米方圆。
    那个地方之所以特殊,是因为五个身穿血色袍子的圣使都在那里,他们无比虔诚的跪在地上围成一个圈,而在他们五人的中心,是一个直径两米不到的池子。
    他们中心的池子里,全都是暗红色的血液,而血液的来源,不用想都知道,必定是取自那些掳掠来的小孩身上!
    那么大的池子,深两三米,装满血液,得杀多少人?
    血池周围方圆百米的地面有着复杂而诡异的图案,图案是血红色的,在绽放氤氲血光,邪意无比。
    而且那血池也不平静,里面的血液在涌动翻滚,依稀可见血池内一只只虫子在蠕动游走,让人头皮发麻。
    “所以,那血池就是所谓的母巢?而那些‘正常’死去的虫子,都将通过特殊方式回到这里重新孕育?而小孩的血液,就是孕育虫子的营养液?”
    看到那血池的时候云景心头闪过这些念头,然而他却隐约感觉到,那翻涌的血池,似乎因为周围诡异的图案而联系着某个遥远而邪恶的地方……
    五个身穿血色袍子的圣使,他们虔诚的跪在血池周围,嘴里念念有词,说的是一些云景完全听不懂的话,那些话,不是云景认知中的任何语言。
    他们似乎是在祷告?
    嗡~!
    突然之间,血池周围的诡异图案血光大亮,将整个阴森黑暗的岩洞都映照得血色一片。
    与此同时,那血池中的血液翻涌不休升腾而起,血水甚至涌出了池子两米多高,涌出池子的血水并未朝着四方流淌,而是凌空交织出了一张诡异的面孔。
    那张面孔在扭曲,不停的变换,交织出五种不同的形态。
    当那张血水凝聚的面孔出现后,嘴里还发出了云景完全听不懂的话语,那声音邪恶而诡异,听着让人很不舒服。
    当那张面孔出现的时候,周围的五个圣徒停止了祷告,身躯在颤抖,不是害怕,而是那种狂热到极致后的激动。
    那张面孔也就出现了十来个呼吸时间而已,似乎把该说的话说完了,然后飞出了五屡血光,分别没入了周围五个圣使体内。
    得到了血光,五个圣徒似乎舒爽的打摆子,同时他们身上的气息也越发强大了。
    他们似乎是因为通过祷告的方式,联系到了遥远未知处的某位存在,然后得到了赏赐。
    或许他们联系的并非某一个,而是五个,毕竟那张面孔变换了五种形态。
    那五张面孔,所代表的或许是这个组织所谓的圣主?
    面孔消失了,重新变成血水跌落在了池子内,同时周围诡异图案的血色光芒也弱了下去。
    肉眼可见,当一切平静下来后,池子内的血水少了三分之一左右,以至于里面的一只只虫子都有些搁浅了……
    直到这个时候,五个身穿血色长袍的圣使才站了起来,远离血池,用大离官话进行交流。
    “血液总是不够用,每一次沟通圣主都要消耗这么多,等下让人再杀一批小孩,把之前消耗的都补充回来”
    “这个倒是简单,我们这里目前还有不少小孩,可问题是我们如此大规模的掳掠小孩,已经引起官府注意了,掳掠小孩会变得越来越难,毕竟圣主需要的是纯洁的童男童女血液,长相越出众的血液圣主就越喜欢,可这样的小孩往往都出自家境好的,他们背后的家人给官府施压,我们寻觅起来就更难了,再则,这样的小孩不是野草,抓一个就少一个,等到另外的长大需要时间”
    “这的确是个问题,不过大离王朝大得很,人口众多,去远处抓就是,无外乎多控制一些灵仆人手,只要有足够的血液,圣虫就能源源不断的培育出来,灵仆要多少有多少!”
    “至于官府那边不足为虑,如今我们已经度过了最艰难的阶段,我们不找官府麻烦就算好的了,若是官府不识趣,嘿嘿,掀了就是”
    “话是这么说,但我们还不到为所欲为的时候,谨慎些总不会有错的,我们五人得圣主恩赐,手段已经不惧等闲真意境了,但别忘了,王朝力量何其强大,真意境多的是,还有神话境存在,不是我们目前能招惹的,尤其是如今大离王朝还出了一位逍遥境……”
    “你所说的这些问题不大,神话境又如何,快了,待我们再强大一些,到时候直接屠城,献祭千万人口,届时圣主就能以献祭的生命凝聚分身降临,神话境不足为虑,自有圣主分身对付,至于新出现的逍遥境,恐怕已经联系上其他人行那所谓的使命了吧,分身乏术自顾不暇,哪儿有功夫抽身来管我们这些小打小闹”
    “说的也是,逍遥境自有他们的事情,所谓逍遥,逍遥个屁,站在那样的高度才知道自己将背负什么,话说回来,还得感谢大离王朝新出现的那位逍遥境呢,虽然他的出现,让这世间多了一位生力军,却也是因为他,让其他人抽身前来寻他,从而让几位圣主找到机会悄然把圣虫送出,否则哪儿有我们今日?”
    “是啊,若非如此,哪儿有我们今日,快了,很快了,待我们再联系圣主几次,得到恩赐强大起来,就能大规模的献祭生灵帮圣主凝聚分身降临,一旦圣主分身降临,就能飞速吞噬生灵强大起来,届时‘里应外合’,圣主大军不是没有机会冲破防线横扫世间的,那时我们作为圣主降临的先驱者,必将得到圣主无上恩赐!”
    “想想都好期待啊,到时圣主主宰天下,金钱美人,我们想要什么还不是一句话的事情”
    “肤浅,金钱美人,哪儿有强大的力量来的迷人”
    “不过我们要快,别让另外几处抢先帮圣主凝聚分身了,那会显得我们很无能”
    “对,不能让他们抢先了,我们才是圣主最忠实的使者,只是不知道其他几个地方做到哪一步了”
    “管他们做什么,我们做好自己的就行了,圣主送出圣虫分散天下各处,除了圣主,我们自身根本联系不到,总之,谁先帮圣主凝聚分身降临谁就是最大的功臣!”
    “好了,我们现在首要的是多抓小孩用他们的鲜血作为祭品联系圣主获得奖励成长起来,唯有自身强大,才能帮圣主更多”
    “对了,圣虫被人取出杀掉的事情查得怎么样了?”
    “昨晚就派人去调查了,应该很快就有结果了吧,之前我们忙着联系圣主倒是忽略了这点……,嗯?昨晚派出去的三人,有两个居然死了,圣虫重新回到了血池母巢,简直废物!”
    “这件事情必须要调查清楚加以解决,事关圣主降临大计不容有失,鲜血圣徒赵刚回来了,问一下他,问完就杀了吧,圣主借给他们力量连这点事情都做不好,丢人……”
    五个圣使短暂交流后,就叫人去把赵刚带来询问情况了。
    鲜血圣徒,是所有借用那位圣主力量之人的统一称号,他们借用鲜血圣主的力量,可谓拥有‘不死之身’,但这种力量是来自于所谓的圣主,并非他们自己的,而作为圣使,掌握的力量和权限都更强大,捏死圣徒跟捏死蚂蚁没什么区别。
    赵刚,是云景称为小强的那个鲜血圣徒名字,他被带到五个圣使面前,事无巨细的阐述昨夜前去调查后遇到的情况……
    此时隐没在云端之上的云景却是思绪万千,之前几个圣使对话所透露出来的信息简直让他目瞪口呆。
    “一件原本简单的儿童丢失事件,居然牵扯到了如此了不得的事件,而这些东西,本应不被世人所知的!”
    他们所谓的圣主到底是什么东西?不止一位,而且似乎还不在此世,那么它们在什么地方?另一个世界?亦或者另一个空间?
    处心积虑的把所谓的圣虫弄来培养使徒,居然是为了分身降临做准备!
    而逍遥境之所以一直以来都是传说,因为他们踏足那个层次后,将背负着那个层次应有的责任,所以才行踪绝迹‘逍遥’世外,他们没时间在世人面前显圣啊,分身乏术脱不开身……
    如今看来,那些逍遥境的大佬们,分明就是在某个地方守护人族抵御外敌,而他们面对的敌人,很可能就是下面那些人口中的圣主了,所谓的圣主,恐怕其强大程度和逍遥境差不多,唯有逍遥境才能对付,其他人连了解那一面的资格都没有。
    问题是现在似乎出了纰漏,逍遥境们严防死守的防线出了漏洞,这才有了下面那些拥有诡异本事的家伙。
    难怪世间逍遥绝迹,他们明显全力以赴都稍不注意被钻了空子,哪儿还有工夫人前显圣管那些家国天下的小事儿?
    “居然是刘能刘夫子踏足逍遥境才出现了这样的纰漏,他踏足逍遥境后,‘前线’的逍遥境们感觉到了,就来找他,因为有人离开,所以被钻了空子……”
    心念闪烁,云景也是惆怅无比,一饮一啄,因果关系,这种事情找谁说理去?
    明明刘能踏足逍遥境是为人族添了一员生力军,但也因为他,‘前线’抽人来寻他从而出现疏漏!
    那么所谓的圣主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总之不是人类,人类没有那样邪恶诡异的手段,人族是练武的,五大境界,目前为止,据我所知,人类不存在其他修炼体系,那么问题来了,人类除了‘圣主’这种敌人外,还有没有其他族群敌人?恐怕是有的吧,但也要逍遥境才会了解到这些东西了”
    想到这些,云景也是无语,这算什么?满级之后才是真正的开始?否则连了解世间真相的资格都没有……
    收回思绪看向下面,云景目光闪烁,所以下面这些家伙,就是人奸了呗!
    猪狗不如的东西,死一万次都不为过。
    “问题严重了,下面几十个拥有诡异手段的家伙,别说我了,就是派出军队围剿都难,尤其是还得保证那些小孩的安全,他们是无辜的,希望贵公公他们那边给力点吧,叫来的人够多够强,否则一个不好要出大事儿,关键的是,那些所谓的圣主为了降临世间,安排的后手不止这一处啊,鬼之前其他的分布何处,若不提前剿灭,一旦所谓的圣主降临,离生灵涂炭也就不远了”
    面对这种问题云景也是挠头不已,他只是一个后天后期的小年轻啊,知道了这些东西压力很大的。
    ……

设置 手机 书页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