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阿正文学网!

小说首页分类书库 手机阅读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首页 > 玄幻 > 《重生之似水流年》在线阅读 > 第37章 困境与机遇(一)

第37章 困境与机遇(一)

苍山月
    此时,天已经黑了下来,从哈市到尚北的公路上,只看得见齐大这一辆皇冠,车灯照出两条光柱,晃晃悠悠的跋涉。
    车内,电话里传来嘟嘟的忙音,让齐磊怔在那半晌无言。
    干脆把车停到路边,熄火,开门下车。
    冷风灌进衣领,让齐磊不由得又从后座拉出大衣裹紧。
    口鼻冒着哈气,仿佛一针强心剂,让人不得不保持清醒。
    齐磊就靠在车门边上发呆,谁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刚刚,当小马哥说到微软二选一的时候,他只是本能地用后世法则套用,本能地说出那些话。
    可是后来一想,这事儿对小马哥不公平,也远没有他想的那么简单。
    而且,当下毕竟不是后世,其中又有多少变数,谁也说不清。
    所以,他又马上改口。可是没想到,小马哥答应的那么痛快。
    虽然也有犹豫,亦有思考,可是挣扎之后的结果依旧让齐磊有些意外。
    现在的企鹅虽然不似后世,宛若帝国。可也不是小作坊了,做出这么大的牺牲,损失得有多大?
    做为决策者,真的不那么容易拍板。
    就像,如果老秦让三石做出断臂一般的牺牲,齐磊会答应吗?
    会!因为齐磊干过。
    但是,齐磊会哭。
    上次棒子国借atoz的事儿发难,齐磊就做好了这种准备。
    可是,他也真哭了啊!
    哭的牛排都是苦的,那种味道至今尤新。
    “嚓!!女装大佬站起来了?”
    齐磊突然想来根儿烟,可惜他从不抽烟,身上自然不会常备。
    身前隔着伴随公路延伸的杨树,便是白雪皑皑的大地,即便无月的夜晚,借着雪地的荧光,亦能看出好远,能看到远处隐隐闪着灯火的村庄。
    要是有根烟,其实挺应景的。
    其实,小马哥不需要这么做。
    至少现在,做为一个商人,管好自己那摊子事儿,把一个行业吃稳、吃透便是最大的成功。
    什么家国大事、产业未来,亦不是企鹅应该去思考的问题。
    这个年代,大多数大企业的思维亦和平头百姓一样,那些都离我们很远,挣咱们的小钱,过咱们的小日子,安分守己便是对祖国最大的支持了,最多就是多纳税呗。
    人家从国资脱胎的畅想都一门心思搞盈利,你们连实业都没有,瞎琢磨什么啊?
    但是,此时此刻,也只有少数人,还有齐磊这个重生者才知道,这是最大的错误,而时间会证明一切。
    在中国做商人,和在西方是完全不同的两个概念。
    改革开放的口号就是:“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再去带动其它人后富。”
    从国家到政党,基调就是人民,而非资本!
    只管赚大钱,不管其它,是不现实的。
    富上加富还不承担社会责任?也是不可能的。
    “一切向钱看”在西方可以,可在中国不行。
    只管发财、两耳不闻窗外事?那是小民之安,而非大商之谋。
    社会责任、大国之思,本身就是中国企业家除了生产成本、材料成本、时间成本之外,要额外负担的一项重要成本。
    在2ooo年,这样的定调可能不显著,那是因为中国还没富起来、
    可是二十年后。这项成本就是任何一个中国大商必须要去承担,要去思考的问题。
    谁试图逃避,谁就要被唾弃,淘汰!
    除非你想捞个十几年就离场跑路,像潘某某一样。
    否则,就得去想,去担责任!
    也许这就是中国大商和西方资本最大的区别吧!
    这可能是齐磊重生之前和重生之后,悟出的最大的一个道理:起码屁股不能歪。
    可是,齐磊无限感慨的是,他不光一个人的不歪,还能带动小马哥坐正。
    确实有点成就感上来了。
    嚓!整根烟呗?
    正想着,身后两道刺目的车灯照过来,打破了蛋疼的思索。
    齐磊眯眼看过去,一阵眩目。
    直到灯光晃晃悠悠地走近,这才看清是辆空载的挂车。
    更让齐磊摸不着头脑的是,挂车不是擦身而过,而是在前方十几米停了下来。
    主副驾驶跳下来两个汉子,歪带着皮帽子,双手抄进袖管儿,小跑着冲过来。
    齐磊瞬间有点紧张,全身都绷紧了。
    这荒郊野地的,还前不着村后不着店
    下意识摸向车门,就想上车跑。
    结果,就在齐磊即将拉开车门的一刹那,两个汉子开口了,“咋地了老弟?抛锚,还是误住(陷车)了?”
    齐磊一愣,就见副驾驶那大哥已经绕到靠路边一侧,“没掉勾里啊?”
    主驾大哥则是缩着脖子,挡着寒风,“既然没掉沟里,就是车子有毛病呗?”
    否则,谁大冷天站在大野地里喝西北风?
    看着齐磊,“啥毛病啊?”
    齐磊一下心安,原来是遇到热心肠了。
    赶紧解释:“没事儿,大哥!开累了,透透气。”
    两汉子一听,登时有点来气,呵斥道:“这特么大野地的,你透个啥气?还以为车扔这儿了呢!”
    黑灯下火的,就隐隐约约看齐磊是个小年轻,“这岁数小就是不靠谱,净瞎整!”
    被人好顿数落,齐磊也不生气,东北人就这样儿,好话不得好听,就跟要骂人似的。
    此时,大哥还有点不放心,“真没事儿啊?”
    “你别害怕,不是劫道儿的!”
    “俺们就瞅你路边停着,要抛锚了,我就帮你瞅瞅,整不明白把你拉前面镇子去。这大冷天,一会儿冻硬个屁的了!”
    齐磊赶紧上车,打着火证明给大哥看,“真没事儿,谢谢啊,大哥!”
    结果,车里的头灯一亮,齐磊那张脸看的清清楚楚。
    主驾这边的大哥一愣,“瞅你咋面善呢?尚北本地人?你谁家孩子?”
    再一琢磨,“你不那个那个齐啥玩意来着?上电视那小子。”
    齐磊翻着白眼,“这也能认出来吗?”
    大哥一听,就是他没错了。
    “齐磊!想起来了,叫齐磊那老板!”
    “哎呀!”一拍大腿,老兴奋了:“咱尚北出去的啊!”
    齐磊有点尴尬,这段时间,把他认出来的不少,可也都能坦然面对。
    只是,老家人有点不一样,倒不好意思了。
    结果,大哥又蹦出一句更让齐磊不好意思的,“咋没开大g呢?”
    齐磊下车,哭笑不得,“大g扔京城了呗!”
    大哥一听也是,招呼副驾那边那个大哥,“老六,来来来,看名人!咱尚北出去的,老厉害了!”
    叫老六那个抄手过来,瞪着大眼珠子凑进了了瞅,“哎妈,可不是咋的?”
    齐磊和老六打招呼,老六却不见外地怼了齐磊一杵子。
    “你可咱尚北名人啊!都老稀罕你了!”
    “那啥!!咱尚北人都支持你,别听收音机里那些人胡咧咧。”
    齐磊笑意渐浓,心里暖暖的。
    有时候,家乡就和家一样,那种情感就不讲道理的。
    突然道:“大哥,有烟不?”
    两人一愣,“没烟了啊?咱这烟”
    老六从兜里掏出半包皱巴巴的“白灵芝”,“咱这烟,你大老板抽的惯不?”
    白色软包的林海灵芝,两块一一包,在龙江,仅比葡萄烟、凤凰烟贵那么一点点。
    哥俩还挺不好意思,却是齐磊主动上手抽出一根叼上。
    两人一看,马上不再纠结,“咱尚北老爷们就是不一样哈!大老板都能抽灵芝,说出去谁信?”
    拢着手给齐磊点上火。
    靠着车门,三人在大雪地里嘬了一根。
    齐磊不走肺,就是应个景儿。
    一边抽烟,一边聊天,这才知道,这两个大车司机就是尚北城里的人。
    再一细聊,那个叫吴老大的儿子和齐磊还是小学同学。
    小地方就是这样,绕来绕去,最后总能攀上一点关系,再不济也是三姑奶、四舅姥爷的远亲。
    齐磊还记得那个吴姓的小学同学,最深的印象就是:
    小学一年级,玩老母捉小鸡,那家伙老鹰当的太尽职,被甩倒前,手里还死死的撰着某个女生的裤子。
    问起那个同学,吴老大甩着烟头儿,“不念了!高一给我上了半个学期,就咋打都不念了。”
    “市里不整了个快递公司吗?给他整了辆小面包,送南方去接了个快递点儿。”
    “那小八王犊子,过年都不回来!哪像你啊,这么大老板,还知道回家瞅瞅呢!”
    说到这儿,吴老大脸上突然有了一丝骄傲。
    “现在也就咱尚北了,别地方出去就别回来,有啥可回来的?”
    “就咱尚北还行!徐书记老狠了,一年一个样儿,还有点盼头儿。”
    “俺家那小子还说呢,在外面挣两年钱,就回来让我给他娶媳妇。”
    “他娘的,你是文化人儿,你给叔评评理,自己都挣钱还得当爹的给他拿钱娶媳妇,啥玩意呢?”
    齐磊静静的听着,偶尔附和几句,亦感受着吴老大心里的那份踏实与得意。
    其实,老百姓要的真的不多,就是一个奔头儿。
    苦点累点,真的不在意,主要就是有奔头。
    突然觉得,也许这就是徐文良、章南这些人存在的意义。
    徐文良是让一方水土有奔头。
    章南是让有心向学的人有奔头。
    那自己呢?自己能让谁有奔头?
    是三石的员工?跟着小齐总赚钱?
    还是操作系统?让盘古有奔头?
    又或者
    天气实在太冷,一支烟的工夫,三人便挥手作别。
    临走,吴老大还嘱咐,“好好干,给咱尚北人长脸!”
    齐磊开回尚北的时候已经九点了,徐小倩们还没下自习。
    之前打过电话,知道他今天回来,所以,齐磊没去网吧,直接回家。
    本以为这个点家里是没人的,但是推开小院的铁门,就见屋里亮着灯。
    齐磊突然笑了,进屋一边换鞋,一边嚷嚷,“妈!!出来接驾了!”
    郭丽华的声音立马从客厅传出来,“反了你了,给我滚进来!”
    齐磊笑嘻嘻地进屋,就见小老太太正坐在沙发上,带着花镜,打着毛线。
    正抬起眼皮,看向门口。
    “你爸说你瘦了,我还没信。这一看,你在外面是不是不好好吃饭啊?”
    齐磊则是扒了大衣,往郭丽华身边一靠,“没!天天锻炼,是结实了,不是瘦。”
    郭丽华瞥来,“你?还锻炼?你就唬弄鬼吧?”
    齐磊不接这茬,最近确实有点饮食不规律,转移话题,“你咋在家?特意等我呢?”
    郭丽华瞪眼,“少臭美,我给他们烧炉子来的!”
    上高三了,几个爹没工夫,可是几个妈却是跑不了,再忙也得管孩子。
    所以,入冬之后,三个妈都是有空就回家烧烧火,做做饭啥的。
    不过,一般都是崔玉敏回来的多,郭丽华和董秀华回来的少。
    今天却是例外,不但是郭丽华回来,而且小老太太四点多就回家了,火烧的旺旺的,厨房里也备了不少的好东西。
    只是嘴上不承认。
    “那几个上学累,哪有工夫管家里,你妈我天天回来给他们做饭烧火。”
    “哦。”齐磊讪讪,却也不拆穿。
    从茶几上抄起一个桔子,自顾自的扒皮。
    郭丽华则是开始絮叨,“路上好走不?我就说你非得大晚上往回走啥?那明天白天亮亮堂堂的往回开不好?”
    齐磊,“不想你了吗?”
    郭丽华笑,“都长一张嘴上了!”
    齐磊则是把扒好的桔子塞老妈嘴里。
    郭丽华一边享受,一边问:“京城的事儿都处理完了?我听你爸说,你都给人上课了?”
    “回头妈去也瞅一眼,看我儿子咋误人子弟的。”
    齐磊,“去呗。”
    齐丽华,“那哈市那边呢?你三叔前两天回来还说呢,让你赶紧回来,公司好像不少事儿呢!”
    齐磊,“扔着去吧!”
    郭丽华瞪眼,“你这孩子”
    齐磊则是撒娇,“妈饿。”
    郭丽华手上一顿,登时喜笑颜开,“妈给你煮面条去!”
    齐磊,“有冻饺子吗?我想吃饺子。”
    却是郭丽华不听他的,“吃啥饺子?上车饺子,下车面!懂不懂?”
    说着话,披上衣服去了厨房。
    也就十分钟的工夫,面就端上来了。
    齐磊咋呼着跑到门口接碗,“这么快?”
    郭丽华一副得意之态,“你妈我是谁?就知道我儿子没啥出息,到家就得喊饿。”
    笑呵呵的:“东西都准备好的。”
    齐磊呲牙伸手接过来,“烫烫!!”
    热汤面,在东北也叫乱汤面,不像南方做面那么精致,汤和面还得分开煮。
    郭丽华就是一锅水,炝锅做汤煮面一个起完成。
    而且,面条是郭丽华手擀的,煮出来的汤就像勾了芡一样,卖相不咋好看。
    可是,一口热面下肚,再来一口荷包蛋。
    “妈”
    郭丽华:“嗯?”
    齐磊,“你说,为啥你煮的面,回回都跟糨糊似的”
    郭丽华一听就要急,死孩子嫌弃起你妈了?太长时间没挨揍了是不?
    刚要骂,结果齐磊蹦出后半句,“可怎么就那么对味儿呢!”
    差点没闪着郭丽华的老腰,愣了半天,抬手一巴掌甩在齐磊后背。
    “破孩子!都那么大老板了,没个正形儿!”
    齐磊卖乖的呲牙笑,“多大老板也是妈的儿嘛!”
    不知道为什么,又加了一句,“也都是尚北出去的孩子。”
    郭丽华不知道齐磊在路上还有那么一出儿,也没多问。
    干脆毛线也不打了,小臂支着茶几,看儿子吃面,就跟看不够似的。
    期间,还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天。
    聊到前一段时间的风波,“咋样?闹那么凶,气的你妈都想上电视骂那帮人。现在没事了?”
    齐磊吐面,含混回话,“大获全胜!”
    郭丽华一听,心里的石头这才落了地,摸了把齐磊的后脑勺,“别太累,你说我和你爸啥忙都帮不上你,可咋整?”
    齐磊,“帮啥啊?一点也不累,轻松拿下!”
    郭丽华,“那那个盘古系统就算成了呗?”
    齐磊,“肯定成啊!你儿子多厉害。”
    郭丽华,“成了?那我看那畅想不还好好的?白欺负咱了啊?”
    好吧,这才是小老太太的心结。
    就畅想挑的事儿,就这么完事儿了?
    却是齐磊偏头一笑,“妈,别急!你儿子心眼啥时候大过?”
    郭丽华一听,愣了愣,最后蹦出一句,“给我往死里弄!”
    心眼儿不大,这都是遗传的。
    你当郭丽华会劝?会说些得饶人处且饶人的好话?
    她才不劝呢!欺负完人就想跑?哪来的美事儿!
    “给我往死里弄!”
    就见齐磊突然贼兮兮的,“妈,我和你说实话,你别告诉别人哈!”
    郭丽华一下来了兴致,“你说,妈听着。”
    齐磊,“想报仇很简单,我把三石网吧三到五年,几百万台电脑的订单一下放出去,再来一次公开招标,你说畅想难受不难受?”
    “到时候,就得姓柳的回过头来求咱们!”
    郭丽华一听,眼珠子都亮了,“哎妈!!还得我儿子!”
    “那你咋不放呢?我听你三叔说,最近就因为电脑供贷的事儿,赔不少钱了。”
    齐磊,“就因为太简单了,我占不着啥便宜,所以再想想!”
    郭丽华,“还想?赔钱咋整?”
    齐磊吃面,“小钱儿!”
    等齐磊吃完面,已经快十点了。
    郭丽华看了看表,站起身来穿大衣。
    “我走了。”
    齐磊则道,“再呆会呗!我还想跟亲妈汇报一下思想工作呢!”
    郭丽华却是抽抽鼻子,“离我远点!多大了?”
    随后又解释道:“你爸现在觉轻,我回去晚了,他要是睡下再吵起来,那半宿就报销了。”
    齐磊说去送她,郭丽华不用。
    “会开车,让你送啥?”
    指着厨房,“还有面条,给奕子、宁子他们下了,吃点再睡觉。”
    “你这几天在家,就别干别的了,给那几个做做饭,照顾照顾。”
    “高三了,都累的要死!”
    齐磊磕头一样应着,把小老太太送到胡同口儿,看着那辆小飞度远去,这才回到厨房,掐着点儿煮面。
    他煮面的方法和郭丽华就完全不一样了,面和汤分开煮,这样面条劲道,汤还清亮。
    煮到一半儿的时候,呼啦啦就回来一大帮。
    唐小奕和吴小贱把厨房门扒开一条缝,看了一眼,命令道:“炸点辣椒油!”
    杨晓也瞅了一眼,“有肉没有?”
    齐磊,“有,肥的。”
    杨晓,“整点瘦的啊!一点不会办事儿呢?”
    大玲则是来吩咐,“给我少放点盐,多香菜。”
    燕玲倒是没啥话,直接回屋去做题了。
    最后进来的是徐小倩,二话不说,把两手冰凉的小手塞进齐磊的脖领子。
    随后满足的出一了口气:“呼暖和。”
    齐磊没动,搅合着面条,“你们几号放假?”
    徐小倩,“21号,腊月28!”
    齐磊埋头一算:“还有十天?”
    语气里透着绝望。
    徐小倩皱眉,下巴搭在齐磊的肩膀上,“怎么了?”
    齐磊嗷一嗓子,“老子还得伺候你们十天,操啊!”
    “哈哈哈哈哈!!”
    徐小倩登时就憋不住了,“认命吧,小伙儿!”
    煞有介事,“在外面你是齐总,在家你就是小齐子,要伺候好哦!”
    齐磊,“”
    人生最悲惨的不是身家亿万,还得伺候一帮损友。
    人生最悲惨的是,身家亿万,伺候一帮损友,结果这帮孙子还不满意。
    面条端到几个人面前,筷子都得递上去。
    唐小奕等人心安理得地接过筷子开吃,燕玲则是带搭不惜理的,端着作业,“放那儿吧!”
    齐磊,“”
    然后,唐小奕嘬了一口面条,放下筷子。
    “我说石头啊,这就得批评你了!什么特么玩意?没滋没味的!”
    齐磊,“我”
    我厨艺很好的,好不啦?
    吴小贱也尝了一口,点评道:“确实没干妈做的好吃,将就吧!”
    齐磊:“”
    我妈那糨糊似的好吃?
    徐小倩也小口吃着,然后拍着齐磊肩膀安慰,“加油,还有进步的空间。”
    “去你们大爷的吧!”齐磊不干了,“爱吃不吃!”
    这时,燕玲终于放下练习册,端起碗来尝了一口,“客观地讲,确实没有大舅妈做的好吃。”
    众人异口同声,“对嘛!!”
    此时,在那他们眼里,齐磊就是个面条都做不好、笨手笨脚的“小齐子”。
    吴小贱一点不客气,“张燕玲同学,不光学习优秀,评价也是很中肯的!”
    齐磊更不干了,压迫同志都不讲原则了是吧?
    “你们啊,都特么是没良心的!”
    指着燕玲,“就她?还优秀?”
    却见徐小倩吸着面条怼回来,“齐磊同学,孤落寡闻了吧?张燕玲同学,做本次初三学年期末前五十名的战士,还是相当优秀的。”
    “你的情报工作过时啦!”
    “我噗!!”齐磊一口老血喷出来,“多少?”
    就燕玲那个成绩,四姑都挠头的选手,学年前五十了?
    “别逗!”
    大玲这时一脸苦涩,“负责任地告诉你,真的!”
    齐磊,“”
    看着燕玲,心说,这是为什么呢?
    随后,终于不在厨艺的问题上多做纠结,大伙儿一边吃面,一边闲聊。
    时光仿佛倒退,回到了齐磊还在二中上学。
    大伙儿天天没心没肺的快乐,没心没肺的说着作业有多多,上学有多累,学校里的女孩儿有多漂亮的时光。
    即便聊到生意,在这间小小的客厅里,关心的问题也与外面完全不同。
    不像南老,关心盘古的装机量。
    不像齐国栋和耿大爷,关心三石今年赚了多少年。
    不像小马哥,关心企鹅在微软的这波攻势之下,会面临哪些危机。
    即便是在北广,大家关心的只是学术,是一个新的课题、一篇新的论文。
    而在这儿,哪怕是生意,大伙儿关心的也是
    畅想的仇什么时候报?
    好吧,毕竟还年轻,心里只有快意恩仇。
    所以
    “特么的,使了坏,就这么过去了?”
    唐小奕抱着空碗,“不能吧?咱三石没那么好欺负吧?石头哥肯定记着账呢,对不对?”
    什么盘古装机量激增,这些他们都不关心。
    想不了那么多,只记得一件事儿,打人事件可还没有一个定论呢!柳纪向那个老家伙还快活着呢!
    对此,齐磊的回答也很简单,“等着,时机未到!”
    “嚓!”唐小奕不爽,“报个仇还要等啊?”
    齐磊却道,“越等越疼!”
    众人听罢,短暂沉吟,然后纷纷点头,“这还差不多,就说石头哥没那么大的肚量!”
    “滚吧你!”
    齐磊翻着白眼儿,心说,这就是铁哥们儿,死党的真谛吧?
    在他们嘴里,一句好话都听不着,可是,就愿意往一块儿凑,怎么呆着都舒服。
    吃完了饭,大伙各自奋斗。
    唐小奕、吴小贱、杨晓和徐小倩这都处于高三冲刺阶段,不能像以前一样一玩玩半宿了,即便回到家,也有一大堆的功课要复习。
    燕玲也是如此,突然很用功,这让齐磊有点不适应。
    要知道,以往这个时间段,这丫头不是盯着电视里的肥皂剧,就是趴在沙发上翻娱乐杂志。
    现在可好,从进屋开始,练习册就没放下过。
    而大玲
    大玲却有点无所适从,就剩她这一个学渣了,大玲感觉自己被孤立了。
    生活好艰难!
    徐小倩坐在齐磊的书桌上做作业,齐磊在一旁小心伺候着。
    什么热果珍,扒到的桔子,切好的苹果。
    “洗个脚不?”
    徐小倩,“一会儿自己来。”
    “洗个包”
    徐小倩,“滚!”
    齐磊不滚,还在身边转悠。
    最后,徐小倩受不了了,转身瞪着齐磊。
    凶神恶煞半晌,突然挤出一个和蔼的神态,“乖,这不需要你了。”
    齐磊委屈,“干嘛?我又不捣乱,你学你的啊!”
    徐小倩闭眼运气,额前的刘海飘飞。
    齐磊,“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别管我!”
    徐小倩,“”
    齐磊,“你放心,我不打扰你的。”
    徐小倩,“!!!”
    齐磊,“高三累吧?心疼死我了,你要什么,尽管吩咐!”
    啪!!
    徐小倩受不了了,把笔一摔,“睡觉!!行了吧?”
    说着话,气鼓鼓的起身,坐到了床上,咬牙切齿瞪着齐磊,“满意了?”
    齐磊溜溜的跟过来,虚扶着,“你看看,别啊!耽误学习,我多大罪过?”
    徐小倩的刘海还在飘。
    终于,面容一垮,“我是想学习啊”
    齐磊呆萌,“那怎么又不学了呢?”
    徐小倩都快哭了,“现在是腊月,你能别扇了吗?脸都吹麻了。”
    歇息底里,“我怎么学!?”
    “哦!”齐磊马上停手,把扇子扔一边儿,贱兮兮一笑:“早说嘛。”
    “睡觉!”再也不提让徐小倩学习的事儿了。
    好吧,大冬天的,徐小倩在那坐着,他在一旁扇扇子,亏他想得出来。
    这家伙,简直就是混蛋!
    徐小倩很生气,真的很生气。
    然后,五分钟都没坚持住,黑灯下火的卧室里就隐约传来徐小倩憋到不行的笑声。
    论气人和哄人的功力,那齐磊可是炉火纯青的。
    黑暗中,徐小倩缩在齐磊怀里,“你咋那讨厌呢?”
    齐磊脸皮厚,“讨厌吗?那我明天改!”
    徐小倩,“那离我远点,明天再说!”
    齐磊,“多大点事啊?”又贴了贴。
    其实
    爱情,没有那么纯洁,只是柏拉图式的精神爱恋,却无肉体的沉迷。
    也没那么龌龊,只剩下肉体的欲望。
    没有那么多技巧,纯粹就是心与心的吸引。
    但也要讲究一些技巧,懂得收敛、懂得放纵。懂得羞涩,也要懂得放荡。
    在这方面,徐小倩很会把握分寸。
    两个人就这么依偎着,沉浸其中,随口享受着情话与废话相结合的恬淡氛围
    “畅想那件事,你真的在等机会吗?”
    最了解齐磊的人就在枕边,徐小倩知道齐磊,既然他敢打李方达,说明他早就想好了每一步,所以根本就不存在等机会这种事儿。
    而齐磊有些话是没法和唐小奕这种热血青年去说的,说了他也不理解。
    轻轻一叹,“又没逃过你的眼睛。”
    “徐幼稚!你真的不能太聪明,让我很没有成就感。”
    徐小倩,“那我换个说法?”
    齐磊,“不用,”终于说了实话,“其实,想收拾畅想早就可以动手了。”
    “只不过”
    徐小倩干脆转过身来,“只不过,你舍不得对吗?”
    齐磊,“”
    又让徐倩说中了。
    徐小倩动了动身子,“说说原因,我想听。”
    齐磊想了想,道,“其实,也算不上舍不得,只是有三个理由吧。”
    徐小倩皱眉,“哪三个?”
    齐磊,“第一,老秦虽然表面没说,可是我觉得到,他们有点不希望我下死手的。”
    徐小倩不解,“为什么?”
    齐磊,“畅想现在的股权分配是计研所36%、畅想职工委员会35%,另外的29%是泛洋控股。”
    徐小倩马上明白,“所以理论上,畅想的最大股东还是国家。”
    齐磊轻嗯一声,“其实,不光老秦,我也不希望畅想倒下!”
    徐小倩再次不解,“为什么?”
    齐磊,“毕竟是改革开放的一面旗,又是当下唯数不多走出去的大公司。”
    “更是最有希望引领离科技产业的公司,就这么毁了”
    其实,别看齐磊和柳纪向几次见面都是针锋相对,可是说心里话,有些话不是恶语相向,甚至可以说是提醒。
    那些话,齐磊甚至都没对小马哥、丁雷、王振东说过,可以说是在一直试图点醒柳老头儿。
    他和柳纪向掰扯,什么是中国的企业家,中国的企业家应该做到哪些。还反问柳纪向,在全球化这条路上,你的“刀”在哪儿?
    他甚至告诉柳,挤走南光虹从商业上讲没错,可是不能丢掉技术的发展之路。
    柳纪向但凡听进去一点儿,也许畅想未来的路就会不一样。
    这么大一家公司,这么大一个p生产厂商,它哪怕是个组装厂,在未来的产业链当中也占据着不小的地位。
    说句苦一点的话,在这个年代,走出去一个中国企业不容易。
    齐磊不是妇人之仁,而是毁了真的可惜。
    “第二,毁了它,我还找不到第二家可以信赖的供应商。”
    徐小倩似乎又明白了,“原来你是在为三石的网吧战略犹豫。”
    齐磊,“不犹豫不行啊,.这是必须考虑的问题。”
    报复畅想当然爽,可是爽过之后呢?
    别看现在畅想断了和三石公司的供货合同,三石貌似没有太大的损失,你不卖给我,我就买别人的呗。
    可实际上,这个操作对畅想来说,可不仅仅是表明一个和三石公司切割关系的姿态,更不是说说而已的小孩子赌气。
    对于三石来说,也远远不是换个供货商那么简单。
    这让三石公司很难受,难受到了极点。
    目前,三石公司对近期开设的网吧客户采取的是临时采购,个别补贴的方案。
    就这几个月,损失起码一个亿。
    而大头,还在后面!
    三石的网吧联盟,2oo1年的电脑订单预估最少4o万台。
    4o万台什么概念呢?
    已经是国际大厂的畅想,到1999年年底,也就是一年之前,年销售p电脑的数量才突破1oo万台。
    注意,这还是国际大厂!
    而4o万台,对于国内的其它厂商来说,都没那么大产能。
    什么北大方正、清华同方、神舟等等,他们就算想接这个单子,也没有那个能力。
    更现实的是,三石的网吧业务,你别看似乎最不显山不露水,可那是整个三石公司的基本盘啊!
    那是盘古系统的实验田,还是所有网络交易系统、游戏的渠道。
    没有三石网吧,就没有3o交易平台的绝对领先。
    这是千万不能出问题的。
    那么问题又来了,现在这几家国内厂商的p电脑没有一个能稳定到超越畅想,甚至持平都做不到。
    用一台质量不稳定的电脑,去运行一个不稳定的系统,那三石几年做下来的口碑就完了。
    那怎么办?用国外的品牌?质量没问题,可是价格又有问题。
    以至于畅想其实都清楚,三石没别的选择,别看现在两家闹的面红耳赤,可是三石早晚还得回去找畅想。
    只不过是以什么样的姿态,什么时候找而已。
    不舍得动畅想,也是为三石自己考虑,现在没有替代厂商。
    当然,可以像齐磊和郭丽华说的那样,三五年的订单合同甩出去,不信畅想不低头。
    可是,被畅想断供这件事,让齐磊明白一个道理:谁特么也靠不住!
    畅想能断你一次,就能断第二次,那还敢把三五年的订单扔给他们吗?
    这是个问题,齐磊得好好想想了。
    “第三”
    说到这儿,齐磊犹豫了一下才道,“我在想能不能有一个万全之策。”
    徐小倩抬头,看着黑暗中齐磊的眼睛,“什么万全之策呢?”
    齐磊,“就是既让老秦满意,又能收拾了畅想,还不耽误三石公司的正常运作。”
    好吧,徐小倩都有没点鄙夷。
    “真贪!”
    齐磊抽抽着眼角,“这还不算,还有一个更贪的。”
    “怎么了?”
    “老王求到咱们了,希望三石公司可以投资一点新浪的股份。”
    “???”
    王振东在鼓捣新浪赴美上市的事情,之前说过,他已经忙活了一年了。
    只不过和前世不同,王总在这个时空不太顺利。
    前世,新浪是2ooo年4月份就上市了,一切顺利。
    而今生,互联网泡沫提前碎了。
    前世,王振东是躲过了一劫,赶在互联网崩盘之前上市,募集了大量资金,使得新浪能够相对舒服的熬过寒冬。
    而今生,崩盘来的太早,导致新浪不但没有上市之助,反而因为缺少资金,陷入了困境。
    更雪上加霜的是,王振东谋求上市来借机续命的计划,也不得不一拖再拖,而且困难重重。
    现在互联网崩盘虽然还没有开始,可是业内人士,包括华尔街那些资本大佬,谁都清楚互联网要崩。
    这个时候上市,就和圈钱差不多。
    谁也不傻,王振东的这招大回春术,有点不灵了。
    可是,不灵也得拼,这是新浪最后的一根救命稻草。
    为此,王振东想尽了一切办法,到处搞钱,拉资金,做业绩,他自己本人的持股比例甚至马上就要降到安全线以下。
    最后真的就是走投无路,才找到了齐磊这里。
    而且开出来的条件,简直就是白菜价。
    齐磊现在只要五个亿,就能坐上新浪第四个大股东的宝座。而且,新浪只要有这五个亿,基本就能上市。
    对于齐磊来说,就算上市就离场,也能发笔小财。
    怎么说呢?不管是出于私交,还是赚钱的考虑,这笔买卖都不亏。
    徐小倩皱眉听齐磊描述,“也就是说”
    “你现在不但要让让老秦满意,又能收拾了畅想,还不能耽误公司的正常运作。”
    “而做到这些的前提是,还要拿出五个亿帮王哥解决困境?”
    齐磊点了点头,“大概是这么个情况。”
    苦笑一声,“所以,咱们好像又缺钱了。”
    徐小倩都替齐磊着急,“那怎么办啊?”
    齐磊凝重的想了想,“不知道。”
    徐小倩有点懊恼,“我都帮不上忙”
    却不想,“能!”
    徐小倩眼睛一下亮了起来,“能吗?怎么帮?”
    齐磊,“吃顿包子,明天就有办法了。”
    徐小倩,“”一个念头划过,没救了。
    瞪了齐磊半天,突然挪开,“还没熟,忍着吧!”
    齐磊,“”
    徐小倩,“馋死你!”
    齐磊憋了半天,蹦出一句,“徐幼稚,你别逼我!!”
    “信不信,老子生吃!?”
    噗!!
    徐小倩受不了了,生吃?
    “齐磊!!流氓!”。
    感谢:【黄瓜是最帅的丨不接受反驳】的盟主打赏。
    老板大气!老板发财,老板你暴露了
    这几天先万字,慢慢更。
    【月票投币口】
    【推荐票投币口】

设置 手机 书页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