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阿正文学网!

小说首页分类书库 手机阅读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首页 > 玄幻 > 《重生之似水流年》在线阅读 > 第96章 惊天发现

第96章 惊天发现

苍山月
    以梁成眼力自然看出,方冰是因为齐磊的一声咳嗽就闭嘴了。
    有些惊讶地看向齐磊,实在没想到,学生之间竟然就有这样的威慑力?咳嗽一声就能让一个人闭嘴的。
    不过也没太在意,再厉害也只是一个中学生而己,还能掀起什么风浪?干脆接替问卷员的工作亲自发问。
    依旧笑呵呵的模样,“方冰同学,坐下吧,感谢你的配合啊!”
    方冰一听,扑通就拍在椅子上,“谢谢啊!”
    梁成:“”
    轻蔑地摇了摇头,低头看问卷儿。
    方冰的问卷已经算是基本完成了,少几个问题的答案问题也不大,基本可以隐去。
    抬头扫视全班,把郝同叫了起来,“这位同学,你来回答一下问卷。”
    却不想,郝同腾的站了起来,嗷的一嗓子,“报!告!!”
    吓了梁成一抽抽,五官都拧在一块儿了,“报,报告什么?”
    郝同,“报告老师,我要上厕所,拉肚子憋不住了。”
    还没等梁成反应过来,郝同已经自己往外冲了,“真憋不住了哈!”
    哐当一声,把门摔上。
    梁成:“”
    脸色有点发青,强忍怒气,只得找下一个祁雪峰。
    这货一看郝同都跑了,我还等什么,“报!告!”
    也嗷的一嗓子,“我要撒尿,憋不住了!”
    梁成彻底炸了,你们当我是弱智吗?一帮小屁孩,还治不了你们了?
    “不、许、去!给我憋着!”
    祁雪峰看着天花板,“又没和你请假!”看向窗外的化学老师,“报告老师,真憋不住了!”
    说完就跑,留给梁成一个潇洒的背影,气的他脸已经绿了。
    扫视全班,目光凶狠,想震慑一下这帮刺儿头。
    然后再点一个,他还就不信都能顺着尿遁跑了?
    可惜,命不太好,点中了董伟成。
    就董伟成那个熊样的,正常点都能把人气死,何况班头儿已经“明示”了?
    往起一站,嘿嘿地笑着,然后,“报报报报报报报报报报报报报报报”
    梁成只觉浑身难受,没忍住,“报、告!!”
    结果,董伟成眼珠子一立,“老老老老老师!你你你,歧歧歧歧歧视视视,口吃呗,呗呗呗呗!?”
    梁成:“坐下。”
    董伟成,“好的老师!谢谢老师!!”
    “”
    门外本来还一脸担忧,怕这些混小子不知道怎么回事,被人家带沟里去的化学老师,隔着窗户见此情景,差点没乐出声儿。
    心说,你们也真会挑!挑哪个班不好,非挑十四班?
    这个班最大的特点就是,齐磊有着绝对的权威,他这一咳嗽不要紧,谁的嘴你也撬不开了。
    而梁成也看出来了,这特么哪是让一个人闭嘴?这是让全班都闭嘴了啊!
    心说,特娘的,这个尚北二中怎么全是奇葩!?真是啥人都有哈!
    干脆合上问卷儿,不问了,也问不下去了。
    但是无所谓,十四班问不出来,还有十三班、十二班,总能达到他的目的。
    并没有负气而走,而是来到齐磊面前,抿着下唇,直勾勾地看着他。
    却是齐磊呲牙一笑,“老师,您到底来调查什么呀?”
    他并不否认是自己让全班闭嘴的,这不是问卷,这是挖坑。
    梁成很意外,这个学生一点也不怕他,很从容。
    对于齐磊的问题,稍加掩盖,“我们是来调研尚北二中的教学方式问题。”
    这么说也没错,没有透漏什么高压严管的问题。
    心中好笑,一个高中生是听不懂这些的。
    齐磊,“哦。”
    齐磊果然乖巧的应声,却是话锋一转,“那您就好好调查呗,给我们小孩下什么套儿啊?”
    梁成,“”
    越来越阴沉,“你是学生,我是老师,不要乱说话!我们就是正常的问卷,没有给谁下套。”
    齐磊,“我是学生啊!也没不认您是老师啊?您要干啥?不会处分我吧?”
    梁成,“有意扰乱调查组的取证工作,我可以处分你。”
    齐磊,“不是说只是一个问卷调查吗?怎么又成取证了?”
    梁成:“”
    脸色已经憋成了猪肝,“是问卷,也是取证。”
    齐磊挑眉,这句好啊,这句真好!
    贼嘻嘻地又问一句,“取什么证啊?
    而梁成却是被齐磊问住了,一想也是,一个高一的孩子懂什么?
    “尚北二中涉嫌教育方式不当,对学生过于严苛。其实,我们就是来为你们解决这个问题的,你们应该更配合我们才对。”
    “哦。”齐磊点头,“那是应该配合!”
    突然不着边际地来了一句,“梁老师,我可以问您几个问题吗?”
    不等梁成点头,齐磊已经问出来了,“您老家是哪儿的?”
    梁成皱眉,虽然不想做答,可是,有点被齐磊勾起火气的味道。
    特么被老吊车阻拦也就算了,可现在一个十六七的孩子就把他难住了?
    简直就是一种耻辱,他得找补回来。
    如实答道:“哈市。”
    “哦。”齐磊点头,“那您的家庭条件还好吧?”
    梁成搞不懂他东扯西扯的干什么,但是,为了让这个孩子开口,暂时只能配合:“还算好。”
    齐磊,“那您父母是做什么的呀?”
    梁成一笑,有些得意,“我的父亲母都是建筑设计师,定居在国外。”
    “豁!”齐磊有点兴奋了,还有意外收获呢?
    继续问:“那您上的大学也肯定不错吧?”
    “京城师范大学,硕士。”
    齐磊呲牙,一脸羡慕,“好学校啊!还是硕士呢”
    登时闭嘴,“问完了,该您了。”
    染成隐隐有种被人牵着鼻子走的态势,眯着眼,收拾了一下情绪。
    又沉吟半晌,“为什么不让你的同学说话呢?”
    齐磊很诚实,“我觉得您的问卷有问题啊,再说下去不太好!”
    梁成笑了,施以诱导:“你年纪不大,怎么这知道这么多?”
    齐磊,“老师教的好啊!”
    梁成来了兴致,“老师教你说的?哪个老师?班主任?教导主任?还是校长?”
    齐磊眼珠子一转,蹦出一句,“都教了。”
    梁成心头一跳,甚是惊喜,“一起教的?”
    齐磊,“也不算是吧,经常教导。”
    梁成心说,成了,要的就是这句话!
    校领导经常性教导学生对抗上级调查,这比多少问卷都管用。
    掉头就要走。
    殊不知,齐磊也在暗自叹息,这年代怎么就没有个手机录像,哪怕录音也行啊!
    见梁成要走,齐磊叫住他,“梁老师。”
    梁成回头,“你还有什么要说的吗?”
    齐磊站了起来,“您调查学校的问题是好事,顺便再调查一下尚北的社会情况呗?”
    梁成皱眉,“我的职责只负责调查教育问题。”
    齐磊点了点头,脸上有惊喜呢?
    “那您也别只管问课业重的问题,也得调查一下我们学生的心理问题,还有家庭问题啊!”
    突然指向王东,“我班王东就很适合做调查对象,他家里面可不一般啊!”
    王东一听,都懵了。
    班头儿你病是不是?拿我家说什么事儿?还不一般?揭我伤疤是吧?
    王东家庭条件确实不一般,不是一般的困难。
    可是,这话听到梁成耳朵里,却是另一种语境。
    家庭条件不一般?那得多不一般啊?哪个大领导的孩子?
    无语摇头,孩子就是孩子,屁事儿不懂,还跟我斗!?
    都已经懒得和齐磊再磨牙了,转身出了教室,去下一个没那么多刺头的班级走访。
    至于十四班的报告,应该会是这样写的。
    “校领导多次教唆学生齐磊对抗调查,并用高官子弟王东试图影响调查结果,打压调查人员。”
    而调查组一走,下课铃也响了,化学老师老无奈地宣布下课,并告知十四班,晚自习第一节课,她过来把这节课补上。
    临走之前,几经犹豫,还是说了一句,“不要被影响,学到手里都是你们自己的。”
    化学老师一走,大伙儿也没出教室,都围到了齐磊这里。
    董伟成瞪着眼珠子,“咋咋回事啊?”
    齐磊笑道,“没事儿,相互挖坑而己,该干啥干啥去。”
    是的,梁成在给学生挖坑,齐磊也在给他挖坑。
    九十年代末再高明的政客,也理解不了信息时代那些防不胜防的套路。
    可以肯定地说,基本没什么悬念。
    梁成的调查问卷,放在99年是再正常不过的事儿,可是放二十年不十年后,你看看?
    谁敢这么明目张胆的这么硬来?分分钟给你传到网上去,能让唾沫星子淹死。
    搞事情呗,齐磊一个干新闻的,顶他们一堆
    打发走众人,齐磊才小声和徐小倩道:“咱妈真没事儿吧?”
    徐小倩咬着牙,其实调查组一进班,她就已经不确定了。
    这时,吴宁、程乐乐、财政和付江也才围了过来。
    这几个毕竟受家里的熏陶,看问题的角度不太一样,比一般人想的也多。
    一是问齐磊怎么回事儿,二是安慰徐小倩。
    省报的那篇文章,他们都是看过的。
    “咋办啊?”财政有点着急,“徐叔又不在,要不把徐叔叫回来吧?”
    程乐乐也骂,“就特么是吃饱了撑的!”
    只见徐小倩咬牙沉吟了半晌,“没事儿,别操心了!”
    她依旧相信老妈顶得住,只是还不知道章南已经被停职了。
    齐磊则是看向程乐乐,有些犹豫,试探性地问了一句,“乐乐,这事儿你爸是什么态度啊?”
    程乐乐没听明白,“什么我爸是什么态度?我爸能有什么态度?这是省里下来的,我爸又管不着。”
    管不着吗?齐磊却不是这么想的。
    就刚刚程乐乐他爸把调查组请进班里,之后齐磊从他的神态上看,可不是管不着的态度。相反,好像很是配合。
    这也是齐磊开始的时候,为什么会疑惑自己人搞自己人的原因。
    毕竟和程乐乐关系不错,齐磊不好说的很明显,只道:“你爸毕竟在调查组里,你回去多留心一点,有什么风吹草动,说一声。
    结果,程乐乐都惊了,“你怎么知道我爸在调查组?”
    齐磊也惊了,你眼瞎是吧?
    突然意识到了什么,“刚刚刚那个不是你爸?”
    “我呸!!”就程乐乐那小爆脾气,一下就点着了。
    指着齐磊,“你脑子有坑!我爸叫程建国!!那个叫胡国为,是副局长。”
    瞪着杏眼,“他要是我爸?特么一天收拾他八遍,顶不是东西了!”
    结果,齐磊听了这话,脑子嗡的一声,呆滞良久。
    足足过了一分钟,才腾的站起来,“去个炮楼!”
    顺着尿遁,冲出了教室。
    他要冷静一下,把事情捋一捋。
    因为,齐磊突然有了一个惊天的发现!!
    齐磊前世见过胡国为,记得他的样子,却不知道名字。
    后世齐磊在职高的时候,这张脸曾经到职高讲过话,开过大会。而且不是一次,几乎贯穿了齐磊的高二高三。
    并且,齐磊可以百分百确定,这张脸是以尚北市教育局正职局长的身份去职高开展工作的。
    而齐磊没见过程建国,只知道名字,不知道长什么样儿。
    所以,当胡国为进班的时候,齐磊就认出来了,以为他就是正局长。
    那正局,自然就是程乐乐的老爸程建国。
    所以,他才会奇怪,自己人为什么搞自己人。
    可是,程乐乐说那不是他爸,这可就有点惊悚了,
    想想看,齐磊前世高二高三的时候见过胡国为,也就是不远的将来,胡国为已经是正局了,那么程乐乐他爸哪去了?
    被胡国为替代了?为什么替代?
    而且,这个发现,又让齐磊联想到前世记忆中本来并不算突出的两段记忆。
    一个是:记忆中2ooo年前后,尚北有过一次领导班子大换届,市里换了好几个领导,其中就有程乐乐的老爸。
    而且,齐磊还知道,徐文良也在这次换届中离开了尚北。因为后来的书记姓孙,后来还出事儿了。
    前世齐磊并不认识徐小倩,所以对谁来当领导这个事儿并不关心,只不过隐约有些印象。
    这事儿虽然早就知道,也不是今天才想起来的。
    可是,之前他认为,这一世和前世已经不一样了,徐文良拿到了农业试点县,正是风生水起之时,怎么可能说换就换?
    所以也没太在意,只当是一段因为蝴蝶的小翅膀而变得无用的记忆罢了。
    第二件事是:尚北两所重点高中的合并。
    这也是胡国为,也就是齐磊认为是程乐乐老爸在任时,干的最大的一件事。
    大概是齐磊高三那年,尚北二中和实验中学合并成了一所全新的亚臣中学。
    两个学校在尚北北郊选择新址建校,全新的校舍、全新的环境。
    而原本的实验中学校舍和一部分老师并入一中,和一中校区连城一片,成了初高中一体的普通中学。
    二中也就是保留了一部分老师,在原校舍降级成了普通中学。
    当年这事儿在尚北闹的动静很大,沸沸扬扬。
    说是合并,其实就是实验中学把二中吞并了。
    理由也很充分,那几年,二中的高考成绩持续走低,被实验中学稳压一头。最后市里决定,合并两校,集中优质教育资源。
    而且,如果齐磊没记错,后上任的孙书记,正是因为在新校舍的设施建设上出了问题,而被查办的。
    本来这也是一段无用记忆,这一世,二中有章南,成绩更是肉眼可见的向上蹿,轨迹也发生了变化。
    齐磊觉得,二中不太可能被实验中学吞并,所以也没在意。
    可是,错把胡国为当成程乐乐的老爸,却让齐磊突然意识到,事情好像没那么简单,他似乎抓住了一些什么。
    尚北领导班子换届、两校合并、胡国为、后来的孙书记
    这其中是不是有什么内在的联系啊?。
    【月票投币口】
    【推荐票投币口】

设置 手机 书页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